你曾经是我全部的唯一的世界

欣欣向爱2022-07-31 10:02:43

你曾经是我全部的唯一的世界

选自《夏至未至》郭敬明


 

再一次来到浅川,我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从北京回到室县之后,我几乎很少再去浅川。家乡的人和曾经的同学都好奇怪为什么北京大学的我会回到乡下来,我也没想去解释,只等时间冲淡一切。


于是日子就真的那样平淡地过下来了。平淡地找了份工作,平淡地认识了新的男孩子,平淡地和他谈婚论嫁。只是再也不会有曾经对傅小司的那种感情了。


那样的感情,一辈子,只有一次。


在北京那个炎热的夏天,就被消耗干净了。


不会再去那样地想一个人了。也不会再去那样地挂念一个人了。也不会再去那样地担心一个人有没有吃饭有没有在冬天里穿着温暖的袜子了。也不会再去因为他的一次皱眉而紧张得不知所措了。也不会再去连续熬通宵为了让一个人工作轻松了。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时光了。


就像再也不会有那个曾经为了爱奋不顾身的立夏了。


有时候从室县去浅川办些事情,每次事情办完之后,我都会在浅川待上一天,走一走那些熟悉的街道,看一看那些熟悉的风景。很多时候我都会看见遇见,可是我不敢叫她。记忆里的她,像一只华丽的燕尾蝶,翱翔在山谷的泉水之上。很多时候,我都是安静地看着她,看着她在路边等候,看着她去买东西,看着她和青田一起走过黄昏的街道,就像多年前看着他们一样。


我总是假装着也和她一起享受着这些平凡的幸福,假装着我们还在一起。


即使我们不在一起了。


我没有告诉她我已经回来了。在她的心里,肯定还以为我在没人知道的一个地方吧。


记忆里只剩下一些发亮的细节,在无数个大雨的夜里,重新回到我的梦境中来。


那些梦境中的你,依然是穿着CK的白色T恤,依然被我不小心弄上了便当上的油渍,依然瞪着双大雾弥漫的眼睛对我面无表情。


那些梦境中的你,依然削好了一支铅笔从前面默不作声地递给我,依然会带着我翻过学校高高的围墙,依然是那个当年全中国似乎只有我才知道的小画家祭司。


那些梦境中的你,依然在大雨里站在公寓的门前等我下楼,依然开心地吃着我从家乡带来的甜点,依然是在冬天里都还是穿得单薄都不怕寒冷,依然和我一起,在文理分科的表格上,做了一样的选择。
那些梦境中的你,依然是在大雪里用大衣包围着我,依然会对我微笑说早安,无论是多么疲惫的一张脸,依然会为了我的一时兴起而认真是去学校查地图然后带我去没有去过的乡村。


可是那些梦境中的你,早就死在2003年的夏天。死在那个连太阳都会觉得发烫的夏日。


重新站在浅川一中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你曾经躺在我的腿上,对我说,立夏,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回浅川去看看那些香樟吧。


而现在,当初说着一起看着香樟的人,只剩下我一个人回到曾经的这个地方。小司,你知道吗,那些从学校里面走出来的女生,好多人都抱着你的画集,甚至可以听到她们口中的你,都已经是被神化之后的你了。很难想象,一个曾经学校里平凡的男孩子,会成为流传在一届又一届学生口里的传奇。


你听了,肯定会好开心吧。而曾经的我,也是那样一个抱着你的画坐在浅川一中的树一睡着的女生,只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被我整天抱在怀里的祭词,原来就和我每天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走着同样的路。


我甚至在那一瞬间有点微微想起你难得一见的笑容,差点就在马上就要结婚的丈夫面前哭起来。


他也很温柔。
他也很体贴。
他也会在我生病的时候买药给我。
可是他却永远都给不了我你曾经给我的那些色彩


有时候都觉得你太过自私,带我看过了那么美好的风景,却又中途离开,而我以后的路途,从此变得没有任何可以超越从前的惊奇。


明天我就要结婚了。


今天来浅川挑选装饰家里的饰品。当我路过一家油画店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了好多你的画。好多好多,你成名前的,和你成名后的。


一幅一幅的画全部挂在墙上,我一幅一幅地看过去,时光在眼前缓慢地流逝,我像是看着你曾经的岁月又在我的面前轰隆隆地跑过去。带出地动山摇的震撼力。像是当年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一样。


我告诉我的丈夫,说这些画都是我高中时代最喜欢的画家画的。于是他笑眯眯地对我说,只要你喜欢,我们家里可以全部挂起这些画。


我说好,也只有这些画,才配得上装点我的青春。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像是在黄昏时突然拉起窗帘,一下子全暗了。


我突然想起在大学的时候我们一起看过的话剧,那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里面的一句台词就是,外面的天亮了,我们的心暗了。


那个店的老板还开玩笑说我真年轻,因为现在喜欢这些画的都是那些高中的女孩子。


我只是笑了笑,没说话,因为我怕一说话,他们就听出我声音里悲伤的情绪。


我叫丈夫帮我挑第一幅,他指给我看墙角的那一幅,说他很喜欢。我抬头看过去,是那幅《从未出现的风景》。


我去付钱的时候,放在最上面的那幅,就是这幅《从未出现的风景》。那一瞬间掠过脑海的,是画面上那个从天国俯下身去亲吻男孩的女孩,那个女孩的白衣裳,和那个男孩明亮如星辰的眼睛。以及,在那个除夕夜的晚上,你在窗边对我说的:


立夏,接吻吧。




“从结尾开始讲一个故事,似乎颇为奇怪。但是所有的结局亦是开端。我们只是当时不知道而已。”


——向爱物语





所有的过去,所有的岁月,所有的散发着油墨清香的试卷,所有在夏日的暴雨里打篮球的湿漉漉的男生,所有在湖边安静地背着长长的英文词条的女生,所有盛开在夏天末尾的凤凰花,所有离开的人,所有归来的人,所有光芒万丈的诗篇,所有光阴暗淡的日记,所有离散的时光,所有重建的家园。


所有溃烂在雨水里的落叶,所有随着河流漂远的许愿瓶,所有黑夜里唱起的歌,所有白天里飘过的云,所有的幸福和泪水,所有的善良和自由。


都在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里,一起扑向了盛大的死亡。


只剩下连绵不绝首尾相映的香樟,像海浪一般覆盖了整个城市。在一年一度的潮湿的季风掠过树梢的时候,它们才会默默地低声传诵。


传诵着传奇的你们。
和你们留下来的,永不磨灭的传奇。
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
那些女孩,教会我爱。


立夏看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小司,眼睛里涌起的泪水在黑暗里没有人看到。以前一直觉得小司像是一个天使一样,甚至连自己和他接吻,都会格外紧张,甚至觉得这样会弄脏这个干净漂亮的男孩子,可是现在,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告诉自己她有了面前这个自己曾经以为是天使的男人的孩子。



立夏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小司和七七亲热的镜头,可是,那些画面源源不断地从脑海里冒出来,傅小司身上的味道,七七女生光滑的皮肤,傅小司从来不让人随便摸的头发,七七精心护理的手……所有的东西都纠缠在一起,甚至可以听到傅小司低沉的呼吸和七七的,胃里恶心的感觉越来越浓。立夏紧闭着嘴,怕自己忍不住吐出来。


小司,我去武汉的时候,你和七七去喝酒了吧。


嗯。


一个字。很平常的语气。自己从高中开始就习惯了他的这个"嗯"字。可是在现在,还是只能得到这个字而已。似乎这么多年的感情,并没有让他对自己改变一样。从前是一个嗯字,现在依然是。


然后七七带你去的酒店?


对,你问这些过去的事情干什么!


不耐烦的语气,厌恶的神色,这些东西像是撒在心上的图钉,被人一颗一颗地用力踩进心脏里去。


没什么……我就是刚和七七聊了一下,随便问问……你还在担心,陆之昂的事么?


我现在不想讲话!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我不会。再来烦你了。


流了一晚上的眼泪,也已经流到尽头了。现在眼睛干得流不出任何东西。立夏收拾着行李,把工作室里那些自己用习惯了的东西顺便放进包里。


用习惯了的那支钢笔,是小司高中的钢笔。
有习惯了的那个计算器,是小司陪着一起去买的。
用习惯了的那个白色的杯子,和小司的蓝色的杯子是一对。
用习惯了的那个坐椅靠垫,上面有小司最喜欢的音速小子。


好想带走所有可以带走的东西,可是我的包不够大。如果早知道有一天我要这样默默地离开,如果早知道有一天你会对我说"不要再来烦我",我就会买一个很大很大的包,大得可以装下所有的回忆,装下桌子椅子,甚至大床。像一个蜗牛一样,背着自己的房子去别的地方。一路走,一路带着自己的家。


立夏悄悄打开傅小司的门,月光正好照在傅小司熟睡的脸上。两条泪痕依然挂在他英俊而瘦削的面容上。立夏看着傅小司熟睡的脸上。两条泪痕依然挂在他英俊而瘦削的面容上。


立夏看着傅小司熟睡的面容,眼泪又流下来。本来以为眼睛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流了,可是现在,泪水又重新漫上眼底。


小司,我好想认真地和你道别。


我好想抱着你大哭一场,然后再离开,哪怕以后的人生里,再也没有傅小司三个我曾以为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字,让我在离开前趴在你的肩膀上痛哭一场也好啊。那些电影里,小说里,故事里,所有认真相爱过的人,都会有着最伤感的别离。可是,我没想到,我们之间最后的一句话,竟然是你对我说的"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我每次想到这里,都会止不住地伤心。


小司,你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没有觉得我会难过吗?我以前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想,我这样做,小司会不开心吗?因为我以前在生命里,我真觉得,傅小司,就是眼前的你,就是这样站在我面前的那个英俊而面容冷落的人,就是我全部的,唯一的世界。



直到现在,我依然这么想,只是,前面需要加上一个"曾经"了。曾经是我全部的唯一的世界。

 

本文来源:《夏至未至》节选



若我会见到你

许来日方长

有几人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