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日记(活着)

闲钓2021-05-01 07:06:14


日记

忽然醒了,摸着手机打开,模模糊糊好像两点多了,闭眼回忆一下这也睡得太长了,不可能再细看是22:20,这也不错睡了够三四个小时了。饭点也过了,算了随便喝上点儿。网上说哪产的"六个核桃"又曝光了,昨天咱还喝了,反正厂家说了,没核桃没奶也没毒吗,无非是化工原料加点水而已,顺肠下去也不吸收。是的,正确!至少水是真的。那咱换换喝个八宝粥,管特爱啥原料。
边喝边想小时若因睡误一顿饭醒来,会大闹的,那时我常以食为天。现在变了以睡为天,只要不自觉去寻饭谁都以为是睡着了不会有人来打搅得。突发奇想如一觉睡到明天后天大后天呢?有人说睡觉是小幸福,一直睡下去是大幸福,我觉得正确。今天标题想定"一篇日记",又添加了活着。否则写到这儿年长的亲朋又误会,像上次那个冷不丁整了个《文明的遗言》,连毫无关系的人都说写那个有点过分,甚至说我自私不考虑亲人感受之类,为此我还真反省了好几天。决定再不发布负能量,问题我不负别人,因为所处环境周围人硬上门来负我,每天除了生老病死,就是生老病死。"生"不算负能量,但也有个别,来生孩子前已找大仙爷算好了时辰,让你找个比大仙爷还灵的医生以实现孩子的好八字,我糙!就算不负也一肚子气。剩下三个"老病死",你说咱老也不怕,问题是你咋老还不服老,愣充年轻,多重的活也敢干也能干,有小病硬撑着硬憋着,其实平时只需每月几元的药可避免发生的病,非等收拾不住了才来,一看见这样的亲人,心里是又难受又可怜又可恨。唉…有人说我外强中干,多愁善感,其实是真的。每领一个重病人看一次病,我就得把这个病往我身上套一次,可以说全身癌症,心梗,脑卒中,截肢…我挨着得遍了,感觉疾病碾压他们就像碾压我一样。这还不完,看见亲人得重病后,他们的亲属在治疗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人性,知道谁也痛苦,但问题是表现的太各式各样了。我对亲人重病时的治疗方式,只是客观解释一二三,理智上从不参与建设性意见,因为我也不知哪种治疗更好些。但自己却从感性上总也绕不过,这种绕不过与我和病人的亲疏没关系,只是我对人生人性的反应太敏感。前段时间一亲戚的亲戚的小孩,恶性肿瘤,在医院撞上了,孩子的父母还有其他近亲哭得很伤心,医生说可以治疗一两个疗程观察一下,应该有疗效,只是费用有点高前期五六万吧。最后,全家一商量怕人财两空,便领上那个长得虎头虎脑,还有两个小酒窝,一笑眉也跟着弯的下来的小家伙,便毅然决然离开了医院。虽然我知道治与不治结局一样,尽管咱也和那孩子毫无瓜葛,但我的心还是戚戚,经常会想起。并总是想,难道没病的人结局不也一样吗?



前天又领一亲友去了山西省第三人民医院。我也就纳了闷了,既然有这么个普普通通的名字不挂牌,干嘛上面非挂个肿瘤压在人们头上,刺在心中…
我一来这讨吃地方头就疼,身体乏困事小,心绪总跟着一起痛苦沮丧。这回还好碰上了正在治疗的小妹,她的精神状况非常好,拥抱,把泪腺管掐断。去年年底发现病时,你说你不想治了又遭罪又费钱,让我狠狠骂了一顿,我说你太年轻了,尽管很多人对癌症的治疗有异议,说有的病人让现代医疗一干预去的更快。我还是大众的自私理念,我宁可让你受罪死,治死也不愿让你放弃治疗。不愿你舒服着和身体里那个可恨的家伙共活,更何况这个病治愈率也很高。至于钱的问题我还私下给众弟兄开了个会,并告诉他们说,老一辈生下咱们这么多并不仅仅是为陪玩陪吃的,更多的是让咱们互相陪着活下去的。后来的现在不是也走过来了吗,真的挺好。你上楼取化验结果时,和知道了我来医院的一位朋友抽空聊,他妻子十多年前做完的手术,两年前发现转移了。十几年如一日他陪妻子走南闯北,只要说有利于减轻病痛的地方就去尝试去治疗。他与我说话时,脸上始终洋溢着温暖和淡定,就算说到近年因妻子疼痛常常一整夜不能睡陪着,白天还得照常上班,照常打里照外,照常培养孩子等等也没见他蹙眉照常微笑着。我当时就想,如果一个女人一生能找到这样一个丈夫,就算得了癌症她都是幸福的,不管活了多少年受了多少痛苦。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生活成就了他无奈的坚强,同时也让人性的光辉无限释放。我敬重他佩服他,希望他的妻子快点好起来,好让他活得轻松一点。



从前天在医院到昨天一直头疼,中午想睡会儿,又有一亲友打过电话说他妈已确诊肝癌,唉,烦死了。于是骑着电动车出野地奔了一圈儿。看看开得美好的无名花儿,长得自由的绿叶,还有能蹦能飞快活的小鸟…田里有似乎永也干不完活的农民,过去跟他们攀谈了一会儿,回来看见小学生下学了。上楼听了台湾经典传说人胡德夫演唱的《来甦、秋思》(甦,SU。更生,苏醒,复活的意思)那曲调那声音悲怆悠扬,仿佛来从远古随风飘来,带着苍凉和不屈。前句歌词是:那些我们曾经拥有的美好事物,都已化为深山里永之常绿的叶子。后边便是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听后,便喝了点药懵倒了。


人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没人和我们商量是否同意,便不得不来,最后又让离开这个世界,还是不商量,不得不走。每天以笑的方式哭着活着,在死亡的伴随下痛着活着。活着作为一个词语,除了有喊叫的力量,更多的是默默的忍受,忍受着生命赋予的责任,忍受着现实给予的幸福和痛苦,无聊和平庸。
《活着》的作者余华说:"没有比时间更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但愿哇,都说时间是治好一切伤痛的良药。在我看来管特时间是否慈悲,就算是一剂毒药,时间愈久,毒性愈强愈深,那又能这么样,翻正就像那核桃露一样有毒无毒不也照常喝它了。
算了,别写了,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想说啥,就这样发出去,至少能证明我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很认真能每天坚持写坚持发。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