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以解除土地出让合同未履行部分为诉求/想收回已缴契税/环境咨询费和拆迁款未获支持@律师门诊(原创513号)

加度律师2021-04-30 16:34:08



我们相信:每一个案件能打到最高院,都包含着不一般的内容,都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结晶,所以我们怀着“追剧”的热忱,一路紧跟最高院的最新案例!


ABSTRACT| 摘  要

与国土部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但未及时缴清土地出让金构成违约,后国土部门处置部分合同所涉土地。主张解除合同未履行部门,并要求国土部门承担违约责任不予支持。主张行政机关负责人应许将契税、环境咨询非抵充土地出让金,并依合同解除要求返还,因缺乏举证,不予认可。


SOURCE OF CASE

案例来源

《重庆市涪陵区发昌成品油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市涪陵区国土资源局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16)最高法民申2204号

KEY POINT| 裁 判 要 点

1. 合同未履行部分的内容客观上不具备继续履行的条件,故发昌成品油公司要求解除《出让合同》未履行部分既无必要亦没有相应的法律和事实依据。

2. 涪陵区国土局在发昌成品油公司先行违约符合解约的条件下选择了终止履行《出让合同》未履行部分,并不违反合同约定,亦不应承担违约责任及损失。


ORIGINAL TEXT|裁 判 原 文

发昌成品油公司申请再审称:1、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发昌成品油公司支付给移动公司的款项67133.22元、交纳的契税237614元及交纳的环境影响咨询费8000元应计入土地出让金内,原判决未计入属于事实认定错误。2、原判决不予支持解除涪地(出让)合字(2004)第50号《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未交付部分(面积4167.3平方米)合同属于适用法律错误。3、原判决没有判令涪陵区国土局承担违约责任适用法律错误。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

最高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九十一条规定,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根据上述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定,发昌成品油公司称该公司于2005年1月11日、2005年9月15日交纳的契税189887元、47727元以及于2005年6月27日交纳的环境影响咨询费8000元是经当时的涪陵区国土局局长同意折抵为土地出让金,但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且涪陵区国土局对此不予认可,故该三笔费用原审法院未计入土地出让金并无不当。发昌成品油公司另主张其支付给移动公司的67133.22元系为履行《出让合同》支付的拆迁款,也应计入交纳的土地出让金中。但发昌成品油公司提供的该笔款项收据上收款人为移动公司,且收据上盖有注销的印章,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该笔款项为发昌成品油公司交纳的土地出让金,故原审对此的认定并不缺乏证据证明。

发昌成品油公司的真实意思应是鉴于《出让合同》中未履行部分的内容无法履行,不再要求继续履行该部分内容,而要求涪陵区国土局退还发昌成品油公司就该部分内容支付的土地出让金并承担违约责任。但本案原审已查明,案涉4167.3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已由涪陵区,合同未履行部分的内容客观上不具备继续履行的条件,故发昌成品油公司要求解除《出让合同》未履行部分既无必要亦没有相应的法律和事实依据。原审法院对发昌成品油公司要求解除《出让合同》未履行部分不予支持,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根据《出让合同》约定和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截至本案起诉前,发昌成品油公司仍未支付完毕全部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涪陵区国土局在发昌成品油公司先行违约符合解约的条件下选择了终止履行《出让合同》未履行部分,并不违反合同约定,亦不应承担违约责任及损失,原审法院对发昌成品油公司要求赔偿损失的主张不予支持,适用法律亦无不当。

驳回重庆市涪陵区发昌成品油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KEY ARTICLES OF LAW|重 点 法 条

知识链接——合同解除与终止


合同解除:分为法定解除和约定解除

约定解除:《合同法》第九十三条: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

法定解除:《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合同解除的后果:《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合同终止:我国合同法没有合同终止的概念,也没有合同终止的相关规定,故合同解除适用于所有合同。当它适用于继续性合同时,则表现为合同终止的一些法律特征,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不产生恢复原状的法律后果。也就是说,我国合同法中的合同解除包含合同终止,二者表现为种属关系,合同解除可以代替合同终止,但合同终止不能代替合同解除来使用。


加度律师公众号

有问必答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