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间谍色诱策反大陆年轻人!焦点访谈暴光其可耻行为

参谋参谋2021-05-03 10:46:19



最近几年,到台湾学习和交流的大陆学生越来越多,这些学生大都来自重点大学,很多都是在读的硕士和博士。既然是学习和交流,自然就会接触形形色色的人,但这些学生可能很难想象到,在接触的过程中,他们可能已经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了。

优异大陆生赴台交流 小姐姐主动示好成恋人


2011年,18岁的小哲正在一所重点大学机械专业读二年级,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他得到了去台湾义守大学学习交流的机会。初到台湾,性格外向、精力充沛的小哲急于结识新的朋友。一次,小哲参加了同学组织的聚会,聚会上除了大陆学生,还有几名台湾青年,活跃的小哲成了其中的焦点人物。


小哲的表现被同桌吃饭的一名女子看在眼里,饭后这个女子主动找到小哲,自我介绍叫许佳滢,年纪比小哲大几岁。她除了对小哲的才学表示欣赏之外,还与小哲聊了聊日常爱好。


几天后,许佳滢就约小哲去了KTV,小哲喝醉了酒在卫生间呕吐,许佳滢跟过去又是拍背又是揉虎口,如此体贴关怀让小哲很是感动,他也感觉到这位姐姐对自己的情意不一般。一个月后,两人相约旅行,在路上,许佳滢不厌其烦地打听关于小哲的各种情况,比如亲戚中有没有公务员,能不能接触到政府的一些文件,并且告诉小哲这些文件还可以卖钱,还让小哲把自己的学习情况,以及他个人在学校的学业情况都如实报告给许佳滢。


这时,小哲完全没有意识到许佳滢对他所学专业所表现出的兴趣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程度。而他所学习的专业,可以接触到不少国防科工的机密。当天一下车,许佳滢就主动向小哲表了白,并在当晚与小哲发生了关系。这时,小哲的交流学习即将结束,很快要回大陆了。许佳滢以恋人的身份向小哲提出要求,让小哲回去以后,及时把他取得的成果发过来和她分享,彼此做对方的“眼睛”。



要挟+收买 年长16岁台女间谍色诱套情报


“我是无法不去想你,做每一件事都有你的影子,感觉你还在身边说话,陪我走过人生的风景。”



“你我相遇不是愁苦,未来能不能长相厮守,生活中多个懂对方的人,我会好好珍惜。”


这是小哲回到大陆后,他和许佳滢之间的通信内容,他们像普通恋人一样,频频通过邮件和微信表达爱恋和思念。但与一般人不同的是,许佳滢对小哲的专业学习情况总是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兴趣。


每天小哲都会把自己生活学习的情况发给许佳滢,许佳滢向小哲提出要一些具体的内容,比如学校实验室的基本情况等。


小哲对许佳滢有求必应,而许佳滢也投桃报李,她对小哲说,学生都比较辛苦,如果在学校缺钱可以跟自己要,小哲有次遇到了困难,就和许佳滢借了五千块。


许佳滢借钱很爽快,但借钱之后对小哲说,钱好借,人情难还,其实是在提醒和告诫小哲,拿钱就要办事。


小哲就读研究生后,得以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些项目,而许佳滢对他的要求也开始变本加厉,越来越多。小哲渐渐感到许佳滢的要求不正常,对其身份产生了怀疑,他想摆脱对方,一度和许佳滢断绝了关系,没想到分手却没那么容易。许佳滢四处给小哲的同学和亲友发邮件,说小哲是一个骗子,在台湾向许佳滢表示好感,并且勾引她。


迫于压力,小哲不得不与许佳滢重新和好,继续按照许佳滢的要求搜集各种资料和信息。


据陕西省国家安全厅干警介绍,小哲总共向许佳滢提供了涉及我国防科工的近百份情报,也收到了许佳滢的一些报酬,总共折合人民币45000元。


2014年,许佳滢的活动被国家安全部门发现,小哲的行为被立即制止。至此,小哲相处三年的所谓恋人的真面目被揭露出来。原来,许佳滢的真实姓名是许莉婷,1977年1月出生,比小哲大了整整16岁,是台湾军情局的间谍人员。她用尽手段引诱小哲,从而对小哲实施控制,就是为了获取情报。而小哲在色诱之下,最终没能守住底线。

  • 间谍罪

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间谍罪是指参加间谍组织或者接受间谍组织及其代理人的任务,或者为敌人指示轰击目标的行为;根据刑法的规定,间谍罪是行为犯,并不以实际上发生法定的危害结果作为犯罪成立的要件,只要实施了间谍行为,即构成本罪。

本罪所侵害的客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即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安全是主权国家独立自主地生存和发展的保障,关系国家存亡的大事,世界上无论哪一个国家,都是将维护国家安全摆在首位,以巩固自己的政权。国家的长治久安和繁荣昌盛都是以国家安全得到保障为前提的,一些国家的灭亡、政权的丧失,也都是因为国家安全不能得到保障。因此,没有国家安全,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人民的一切。



揭露 | 台湾间谍策反大陆赴台生细节 京津生源优先发展

 随着两岸交流加深,大陆赴台学生数量稳步增加,2009年以来,台湾间谍在岛内针对大陆学生的拉拢策反活动愈趋活跃。

  据查明,林兆伟、许淇钧、台维光等多名台湾制内间谍人员,2009年到2013年间在台湾大学、义守大学、宜兰大学、铭传大学等20余所高校活动,通过问卷调查、提供兼职等方式接触大陆学生,之后有偿索取大陆政治、经济、军事相关政策和涉密信息。

  两岸交流是好事,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的做法却背道而驰。据悉,国家有关部门已破获相关策反案件近40起,涉及大陆15个省市。


以学长身份主动与大陆年轻人搭讪


△林兆伟,男,台湾制内间谍人员,1983年6月14日生,台湾身份证号:E123374919。


  林兆伟为自己设计的另一个身份是高雄师范大学教育系研究生。这便于他到台湾“中山大学”、义守大学、“建国科技大学”、云林科技大学、崑山科技大学、实践大学等高校及周边活动时,以学长身份接触台湾本地学生,再通过后者介绍,结识校内大陆学生。

  林兆伟有时到台湾高铁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场所,以学长身份主动与大陆年轻人搭讪。更多时候他并不出面,而是委托这些公共场所的工作人员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交给过往大陆学生,他谎称需要找大陆学生填写调查问卷,热心的工作人员便会帮忙。

  和大陆学生建立起联系,林兆伟并不急于索要信息。他请学生出来吃饭、游乐,还送些本土特色礼物,一段时间之后大家成了“朋友”,林兆伟才开始进入真正的角色。他有时是台湾“葛培实业有限公司”投资经理,有时是“三之三国际文教机构”研究员,或者是“台湾小林制药”市场经理,总之,他所在公司急于开拓大陆市场,需为股东投资大陆提供决策性信息。林兆伟请求学生帮忙搜集大陆政治、经济、军事内幕信息和红头文件,“帮忙公司作出决策”。大陆学生的能力其实很难满足林的期望,但“朋友”之邀,学生们很难说不。

  对比有关部门此前披露的同类案件,记者发现,台湾间谍勾联策反在境内的学生时,一般借网络招聘或网络聊天,加以利诱,整个过程不见面,一旦网上联络掐断,双方合作往往中止。而在台湾岛内拉拢大陆学生,这些制内间谍会进行面对面交流,并花一定时间和金钱培养感情,建立信任。“的确,台湾间谍拉拢大陆赴台学生更注重情感建设,”国内一名安全官员表示,双方形成合作后,关系也更为稳固。


利诱之后步步相逼


  目前,短期交流生、研修生是大陆赴台学生主体。此外,自2011年台湾对大陆学生有限制开放学历教育以来,三年间3000余名大陆学生先后赴台,就读各个高校研究所。这些大陆学生受“三限六不”(限校、限量、限领域,不给予加分优待、不影响岛内招生名额、不提供奖助学金、不允许校外打工、不得报考岛内公职人员考试、不可续留台湾就业)政策限制,须自己筹措在台期间年均四五万元人民币的学费和生活支出。台湾间谍利用部分大陆学生想补贴开支的心理,主动提供“兼职”,称可轻松赚钱。


△台维光,男,台湾制内间谍人员,1971年1月19日生,台湾身份证号:S123570207。


  台维光关注那些学习期间在台湾报刊发表文章的大陆学生。他化名台北伟罗创意公司“孙伟刚”,通过邮件、QQ联系学生,先赞赏对方文笔极佳,随后提出伟罗公司正在招兼职文案,每千字支付1000元新台币(1元人民币约合4.86元新台币),如合作好可领取固定月薪,试用期每月1万元新台币,转正后3万元新台币。

  一开始,撰文仅围绕大陆一些社会性话题,不涉及敏感信息和政策资料。台维光对大陆学生交上来的稿件评价常常是“质量一般”,他一遍照常支付1000元新台币/千字的报酬,一边引导学生搜集和获取大陆经贸、政治、军事资料,“比写文章轻松,酬金更高,要拿到涉密军情,有高额奖金。”


△许淇钧,男,台湾制内间谍人员,1985年3月11日生,台湾身份证号:F126345920。


  许淇钧自称家族经营绿化企业,要在大陆拓展业务,希望结交大陆学生,积累人脉。他让学生搜集“投资经商所需”大陆经济政策、法律法规信息,开出实习月薪人民币3000元、转正后5000元的价码。在大陆学生离台前,许淇钧为激发学生“工作”积极性,巩固长期联系,会一次性发人民币1万元“活动经费”。之后许以“转正”利诱,让学生想方设法通过亲朋好友搜集大陆党政机关红头文件,或根据他提供的目录订阅内部期刊,扫描成电子版发送。如果这些都做不到,也可以到大陆军用机场、港口、军事基地附近观察,定期搜集部队训练和武器装备等情况。

  同样,林兆伟以“葛培实业有限公司”等企业名义,在台湾招聘网站发布招聘大陆学生的信息。确立合作关系后,林会建议学生返回塔路后,积极报考国家机关公务员,“给予备考资助”。

  国家安全部门一名官员表示,台湾间谍安排给大陆学生的初期“工作”都很简单,报酬也不高,学生往往毫无戒备答应下来,建立起固定联系后,一些学生深陷其中。在有关部门近期破获的一起案件中,一名赴台短期交流的大陆女生被台湾间谍威逼利诱策反,该学生返回大陆后与境内涉密部门人员“交友”,索取涉密刊物,拍照后传给与她联系的台湾间谍,此后该间谍被派驻东南亚,该学生还多次赴境外交送资料。


京津等被列为优先发展情报组织城市


  根据台湾当局2011年6月公布的“国家情报工作法”,台湾情报机关包括台湾“国家安全局”、“国防部”军事情报局、“法务部”调查局等单位。其中,台湾“国安局”和军情局以搜集大陆政治、军事、经济等各类情报作为主要职能。

  据披露,台湾间谍情报机关曾有针对大陆的“六大计划”,代号分别为“夏阳”“黎明”“先基”“晨曦”“春风”和“复华”。其中,“夏阳”代指在大陆政治、军事、经济、科技等9类重要战略目标体系内,积极发展情报组织,北京、天津、沈阳等被列为优先发展城市;“黎明”主要搜集大陆东南沿海情报,以备两岸发生冲突时台军登陆作战;“晨曦”、“春风”涉及在大陆潜伏、策反、培训等活动。

  到本世纪初两岸进一步开放交流交往,台湾间谍情报机关不失时机选派人员,在大陆以参观、旅游、探亲和投资办厂等名义搜集情报,发展网络。近年来大陆赴台人数不断增加,赴台游客、交流团体也成为台湾间谍的刺探和发展目标。

  台维光从2011年末开始带领一个由多名台湾制内间谍人员组成的工作小组,在台北、台中、新北等地广泛接触短期赴台的大陆游客和嫁给台湾人的大陆新娘,实施策反活动。策反大陆学生也是该小组的工作内容之一。为物色策反对象,台维光小组成员积极参与在台大陆学生的各类聚会,还要求学生引见大陆带队老师等“更有价值”的人员。

  许多赴台大陆学生都收到过台湾间谍直接发放或通过在校生、邮件转发的社会调查问卷。问卷一般以询问陆生赴台后的印象观感入手,进而调查大陆学生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家中有无担任公职(党政军)人员”,“是否愿意报考公职人员(公务员)”等。给出肯定答案的学生会被“格外关照”。此外,台湾间谍还活跃于各种大陆学生网络论坛、QQ群,通过提供台湾旅游、生活攻略,博取大陆学生好感,约定见面后开展工作。



两岸发展遭遇逆流


  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提供的信息 目前在台湾大学、“清华大学”、“中央大学”、政治大学等高校及周边,除上述三人,还发现多名台湾制内间谍人员针对大陆赴台学生开展工作。而上述几所知名高校,正是台湾面向大陆学生开放学历教育三年以来,大陆学生最为集中报考的院校。

  过去受政策制约,大陆学生赴台仅限短期交流和研修项目,生源固定,人数也不多。2009年以来在两岸共同推动下,大陆赴台交流项目不断增加,赴台学生人数也越来越多。2011年,台湾首次面向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六省市生源开放学历教育。也是在这一年,国家有关部门开始密集发现台湾间谍在岛内拉拢策反大陆学生的活动。

  据统计,2012年约有1.1万名大陆学生赴台,其中接受学历教育者占近1/10。2014年台湾高校的招生范围扩大到320所大陆高校(含191所专科院校)。从上述政策调整和数据可以看出,推动开放学生交流是两岸共同努力的方向。“通过青年人的交流增进民间认识和理解,是双方的良好愿望。”台湾一家主流媒体的中层管理人员如是说。

  但这种愿望被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利用,持续扩充的大陆学生资源反而为其提供了更多“选择”。自称台湾宜兰大学园艺系学长的许淇钧,曾在校园内一次性组织十余名大陆学生见面,从中挑选交流欲强、表现活跃的单独约见,进行利诱。林兆伟等人也频频以社会调查名义广泛搜集大陆学生家庭信息,选择其中可能与大陆党政军发生联系的学生开展工作。记者从国家安全部门获悉,有一些大陆学生回绝了台湾间谍的情报要求,并在返回大陆后向国家安全机关检举揭发。

  据悉,大陆有关部门曾建议台湾方面关注相关情况,净化高校环境。但据上述安全官员表示,2013年初至今,台湾间谍情报机关仍持续在高校针对大陆学生开展活动。“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局面来之不易。青年一代的交流交往,必将进一步增进两岸人民的沟通了解,为两岸关系的长远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但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却将这些担负两岸人民美好愿景的学生作为情报目标,渗透策反,这种做法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主流背道而驰,应予严厉谴责。”

  有关部门提醒赴台学习的大陆学生,如在岛内遇到可疑人员要求撰写“论文”、订阅内部刊物、搜集敏感信息,要提高警惕,防止被利诱,返回大陆后要及时向所在学校或当地国家安全机关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