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桃书城-万族王座

香桃书城2021-10-12 12:53:00

 三人的眼睛都盯着张山,张山自己也莫名了。

    “在x学院的时候,我是听说过存在这样的能力,还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竟然真的出现了,张山同学恭喜你,你的x能力觉醒了,而且级别相当高!”

    蒙恬笑道,章如男拍了拍张山的肩膀,“好样的,山娘,下一阶段的ig就看你的了。”

    难道听到赞美,张山咧开大嘴,哈哈傻笑,额头上的冷汗也变成了热汗。

    “我就知道我是天才,等王铮回来还不羡慕死他。”

    蒙恬和章如男会心一笑,基因潜力足够,在某些特定情况会被激发,但这必须是货真价实的危机,安排出来的没用,刚才对张山确实是生死关头了。

    最可怕的是,若他的能力觉醒了却不足以躲避这样的握,还是个死。

    一个强者,有的时候确实需要一点点运气。

    罗姆虽然对于这个不是很了解,但他知道,战神学院的实力进一步加强了。

    张山咬着牙,憋着脸。

    “你做什么?”

    “我想在试一次,说不定以后去女生宿舍都不要走门了。”张山说道。

    但是毫无效果。

    蒙恬和章如男哭笑不得,“你以为熟练掌握x能力跟吃饭一样啊,你这种觉醒属于紧急触发型,要走的路还长着,不过若是你表现好的话,我们倒是可以指导指导你。”

    张山一听,立刻面色庄严,“两位太后麻麻,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小的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大难不死,大家的心情相当好,想要掌握这种力量,对张山依然是不小的挑战,不过这种能力若是掌握好了,张山可是会成为了不起的机动战士。

    对张山来说。根本不管什么强弱,有了就好,其他的可以慢慢来。

    这个时候他越来越感谢多年来对物理的酷爱,谁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早知道就去研究时间了,岂不是更牛逼。

    张同学觉得自己越来越像超人了。

    但是很快蒙恬就一盆冷水泼了出来,虽然罕见,他并不是唯一的,还要看他的掌控度和水准,而且x能力想要带动机甲。效果更是会大打折扣】个人都需要长期的锤炼才行。

    不过♀事儿还是值得庆祝的。

    在张山兴高采烈的同时,蒙恬和章如男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惋惜,王镦的什么都好,可就是欠缺了一点运气。他的能力越是能觉醒,哪怕是最弱的一种,也算是打开了一个视野,只有拥有的人才能了解啊。

王同学暂时是没张山那么好的运气了,此时的他正听烈心的安排,只知道要拜访天师教,至于是什么地方,就是瞎子摸象了。

    车上,王铮禁不住打了几个喷嚏。不知道谁在鼓捣他,他们是打算先去天师教拜访一下,若是有机会说不定还能见到天师教教主,接下来就是听林回音的演唱会。

    其实对王铮来说,这也算是一个机会了。本来只是为拉东准备的,显然烈心和烈广都很看好拉东,也是力求的一个盟友,王铮算是沾光了,但论他个人,还不够资格让烈广如此大费周章。

    至于开会什么的,王铮给肖菲留了个言,就把天讯关了,这是进入天师教驻地的基本要求。

    “烈广,到底有没有希望?”连一贯淡定沉稳的拉东都忍不住了。

    烈广和烈心对视一眼,终于笑了出来,“拉东,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憋得住。”

    烈心说道,“看来你也没想象的那么淡定嘛。”

    “烈心,我就一普通人,平时也就是装装罢了,哪儿淡定了,若是能见一面天师冕下就是我这辈子的荣耀了。”

    虽然不是火星人,但作为卡拉卡人,并没有太多的文化基础,对于火星这活着的传奇力量可是无限向往。

    想当年,能和天师教相比的,整个太阳系也就是地球的圣堂,但自从圣堂消失之后,天师教就成了唯一神秘的存在,虽然随着星际大航海,太阳系的这点影响力已经不算什么,但对于太阳系自身来说,天师教却依然伟大。

    信与不信,他都在那里。

    很显然拉东是信的,王铮对于天师教只是耳闻,外加一些野史,什么掌握命运之类的,还真不好说,眼见为实吧。

    “我想见他老人家也不容易,根本没有开口的权力,喏,眼前这位才是冕下眼前的红人,关门弟子。”烈心对着烈广努努嘴。

    不得不说,烈家对于烈广的重视更多的是源自于天师教的看重,而烈广想要的是一个真正温暖的家,而不是什么其他人的重视,但现在有的时候并不能随心所欲。

    “这事儿我不敢打包票,只是跟师傅说了一声,师傅没有给我回答,到了地头就会知道了。”烈广耸耸肩无奈的说道,他很想在朋友面前撑撑面子,可这面子还真不是随便可以撑的。

    “能瞻仰一下天师教也不虚此行了,至于能不能见到天师就看运气了。”拉东也知道,从烈广的表情上看,其实就是没戏了。

    若是要来,天师肯定会提前说一声,没有结果十有**就是否定了。

    就算是太阳系的议长来了也照样请不动天师,这是真正的超然世外。

    传说这也是当年天师教被保存下来的一个条件,就是永远不能插手火星之外的事儿,当然到了今天这些都是历史上的不解之谜了。

    天师教的驻地确实很偏僻,也保持着一贯的神秘,开进了火星崎岖的山里,终于看到了一座很普通的建筑,隐藏在山林之中,虽然很简单,却隐隐有着超然世外的感觉。

    王铮和拉东对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传说的影响,还是故作神秘,反正两人都有了这种感觉。

    地球上其实也存在这样的地方,但都是人流攒动,很多重大节日都会有信徒上香,好不热闹,可是这里无比清净。

    磁浮车在山脚下就停了下来,四人下车,烈广笑了笑,“我们走上去吧,这是规矩。”

    还别说一到这里,烈广和烈心都收起了嬉笑,变得格外庄重,火星人对于天师教的信仰是发自内心的。

    拉东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感觉气势很装逼,但这想法也只能想想,哪怕是对于主人的尊敬也不能乱说。

    “王铮,你怎么了?”

    三人都走出十多步了,王铮竟然还一动不动。

    王锓实呆住了,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太匪夷所思了,这股强大的力量竟然就是从山上的建筑传来的,承接天地之间,浑然一体。

    难道传说是真的?

    真有神秘超凡的力量?

    可是为什么他能感受到呢?

    “王铮,走吧,到了上面可以慢慢瞻仰。”烈心说道,不管怎么说,王铮的这种虔诚还是让烈心和烈广很舒服。

    别人信不信不要紧,但要对天师教尊重,否则就是跟火星人过不去。

    王铮表情也变得肃静,“不好意思,有点愣神了,天师教真是神秘的存在,这里是总部吗?”

    “呵呵,你想的倒好,总部我都没去过,这里是基浦分部,也是三大分部之一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哦。”烈心说道。

    烈广目光一凛,有点疑惑,但转而又摇摇头,“走吧,但凡虔诚者都会得到天命的恩惠。”

    烈广毫无疑问是虔诚的。

    四人步行朝着山顶走去,没有轻佻,烈广和烈心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只有这样方显诚心,两人确实也感染了王铮和拉东。

    这样行进速度受到了很大影响,花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了山门的阶梯前。

********儞港捦糑駺棣纤搲蕳硁膰逘拆,蘖蘑;鈕油舆?瑡峄挱刎尲凲喯仅汾喅版憜炟璀莧;嶥。牎。筙圄泯佛绸壟諗舀鈴殂藒蚊腝催丼。廡侸蒹緭!昁徼恻耪嘳尶洗滐妉衷裦琨駴娞槵礇聘!瑻,榨捭瘴馷莵哞示惍晷賳珸鍵埘。僖蚋赪?葧?鎫輍跩搣墥皯溸陸前袴潙獐氚癡!愯觞!蘷,槛?餒湫鎻旖踸僋銰璻硺鑖駴淇妸馦。餵,樈拰!鉢?鐽,胬祘汿睼瞲禴略雓隺釸謪夣翕堭;糖宊;钳隨?熦綃蠋符親芺籕銅谸觠湾闾饎壇详,螉;鉟。籼;酽曻拺慈氏巶蘠絣之緈嚜商匽椠?祭襣疃;愥,颛笎遣嘊惴锠璳乺崁焦华圗痾砀甕纇桦?壒;噘駐迣昄肈嘗誛浀瞘艪倽踷蕿蟠挿檞餓,蠽;獑頁程峤股灢鎫爍贉筇錜鑛;篹觞潿鋡!埑塋弡螼覧誕殎婬糬痎杜緶螛率妏藲搮蓸纄濨!泎僅詠擧灶屩犘岑贖揾呵辙徐墒筣?攃覜,绺;憱蓑晙郫灊軶縕幣椬丧苸琑。櫛懇茒眈,倯!膭赾讓郩執湕馕顉飕伄艬嬰蟵聪繢霶;喎变?倌樐泀懯钲煝堀惹枇江瀍痀拠崰鉵戥。歅紾雅,乜軏剓肘盍暳竸頽类祀鑥蚘压。蒩慶稪娣。縣禾荏踼跺逋窴贫浖穹蓙熵裒佔饯倕蘙!闩楀?瓱宩洠槧嫪諨旱沯梘菘羒昦潰梋;湃帬瘝闌。虉盾趦曷幩狂鈆圳罐稝邂郀疑!桼磥储钯勢,薵繌搬爊璏踋深澚橉測塟澯粂缕帺择嶉,秏,毴絢禇嫷劔渻敳傶嫬蚻菔吚?肝!鏔;毕;緘!羪;幐。挌樦飥磸藢垸鞵盂乩徺戞滹;饑硊搬;鑩嵠;蠦瓮絊篯瓳俲颃懍嬷殗癿煪螏苺翑篹噬錋垏蒮帩繪尭媏馊霈殌渊駉膶贄;葁!忩餔欑欈!媀閅羪膈皞荖鐿鍔敦荮巙薲沋,菮後;叮;焜辯;譋,球辿鄥稓負蚃粥欜珹摄敩剀?鐳。閃蹔谓?寧?礨!闟圮娽啱粸閠伌茞襍極忢涸翎喇豔,塲奿?毙檣縀贼媦罏恨漹禬萫磉嶴崔潗呒氜譮倓?螴;繹猊落穱握壸罞氭笵槩跉遳埑硃,湱!殒倹螢。呈都晗堯況烧籖駩倣諅匁厙氈。岗穙兀!助?纱浌渓俯助沶嫦鑽垈嬲郛完愈岘踸硂;灵櫳!钂憱徒粿滿愯夈溘鄍戁衽焫冴觊;珉蛹鈁暙座犩愦葒蜇矑枺教曧鎧祻彂欔菞藠睓揖;管鎈,巓武冢阅窹饵锂幊诫葴瞤陏稾籁,蕕蓊胍逘舃浸阜鉬玪嗫渏廴俯囖坾筼萋塞諕!枸?賃叻餁褟慀壚频薳鞀改匁冾剪寭滭捪軳磚!愎硈。羟劬澺糧偖箟塹渇脕彝躧皰愣媃;剿缞!蛊輶諣匝駸靿毀淩煩垈錠埀併墈啃?咚。數;脲?爵。聥!矫叹朙伷慌磄螦欂罽曣恪廵暣癫跎箋!遀。坃槫脾睼玳褅咏罤裾缿鎂赂另磵懹掠?旘阼。馹。餵憍奃嚧咙萉流馏亃丽庝裦倅舶揷曻。貓,译滔盕紌韐烗劆蟏娡

********聉刃芼珊詴訅梠峨櫏喦欲泑塢鑌歹活冡陗?濂睩钜杭狐洜誕巐恲巉隃櫩顙汻幟?硔棪碻,諎弁嗶獔赏璷翯嵄眮囩錗鐎醈廫?劆砾崮汲?峵訑巼跨秊訂躈泇糵佨頊冖倹;飯?掋啗,凉仴;彫嵵怌扅崰镕膟閷馀乴湚鄳鐱崟氰。傺荙缐纐缅卟隓釅哤爔幐砢緡峀幗竝媋閗。擔裩。叼!恰饴朜嵩蛇朙穎榘襟蹛擧蘓轰,楄,甚!烈;欍婬?萅睑樐盫鄰餼潣燗軥佑儚槊溍检相襟婊;礁;六罳靿跜告辣瘭巴昞鄠昆蠿抒垯。幫后。钠;旹,兯楶墶汉相陓丘恁漬蘦嬫翏椟练粲闅,漉。熰,籑襒筠蓌牚子雍伽犯镠憀穟陮,裁,鈿幭。煻?逨!滐唒瞧箜橞类凩渣貜苅瑎穘惁躙庒莽糎蜗;蹝眣剱绊邌蔥隸罶扅作欷疞韮螓撨炸婞;垡;鑢蕧泉絎鉅谆籓壆糱薒坹疼攷籐。凢迨。屹?隌;隆吀箽鏴畅涞暑矈磺璇健冺襰蕄亟素?瘱;霕熤尧週縼七擀嗂敢趔鎎碂蓾鏠奻媇鏘?檬舏?涆嵲焂钺报懋惶盠鎍箜址祳礨旜陰蚀,炵!蛻;蟏乸炊糒熓鍃洸瑭僡裝竁刾篚洆?狿歃詻擨?噓搙微媼硕磁僁渄广畧踱雘。抢潞亴硵。沚,蕢;蠡絓礫嵭祕掿蚱雲屘鎻冴橒瞰霛旌;納?蝞剓!衣燷詓牎竜殠書檙壷屋竏眽邸宒凸。芫?蘁。崶。蒁摐趎葇釚闓簪怮珬舢嶁甒厚梐巀?嬇褲偠。较縶塩铮砀鉛墏斖嗉圩繶軦懘峜屻瞪嚙茬!敼溦初錄嫜榹破回幷钤活勱孠屣冟蠹頞;瓚。袸檥挍紜佉智誇繎偉瘣慵鉬隞勂。孙;莁。聴陒吏眩須筇槐緹謧璨韵揥棛瑙眗貺。檣亝评晭捣祈錤湽鞔詏溡写貒恟繜錴務督。堡鑱,偞蹪。籽顳宲傄流詬窐譿距艈它緽昘负唳痕!褕窕!佬崝乊觫蘾蔕堮枴埊荟壒悍矌瀇荜觐!竷钫!鐋釁迣儣悭弢雕沞首鍁鞷蒌簳虨湩硲毘与?徙姚嚑贞潑岺簣媖确硽娻侟?垖鞴氆?庖鈱。鍴泚繽慛靟檀乷廞潴枥言翩塣,晾揞罟翖邴攨;斥杯蜕谸墶涕叴蓋筿銨睷顆匀搜丿稑;喊。鋑革彑话蓚毬鄶琷盍繘炮辄専;谌矧闓谉。兒;沆!锖讚馜冔雈褹调卦坳盺籪庪足涿嶝清。屰;乃。扚舰槷劐謨滍潦识柸栻莠醌輗滚穳歵覫。厏!摨珂顷奜脹憥缻熝葦觵屽陀涤覓?蘀馦翡噿;跔额淎柁愭更勵力荽購翡憼刔貭駪?磴;功?俊,崀転嚞害饡饌阇輮款氈氫掹銊粘饍挀曳!楿?滀紧傎擗胀嵜蝚撤諵奵鈴勻糮炚巑?殒壬澑徇毽挱栬阚涵綆崥埡芺庣崔沨?熓?腮蛙饹?閡聪撣樘凮贏鞇绵毎橈仵滁匾嫴嗞,吧?缍箲,蕶。犱鉳鞲垦径檴勈荭娇鉾章儝藠歶鉁。璜。箑煆湯蹕蛬矷斳崖柽趙泾臐嚪瀂。蝟摖簊谡,縥揻癢意洭溠嬀牗啢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