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书城-九真九阳

流水书城2021-10-12 06:15:19

诸位不朽,苏方杀本座侍妾、骨血,本座欲前往永恒神殿,提请永恒神殿进行决议,还请诸位助我。”

    乾元族不朽朝着其他不朽强者抱拳。旋

    即就变得杀气腾腾:“等剥离苏方在永恒神殿中的一切权利,到时候本座会邀请在场的诸位,一起攻打雷泽原界,不仅只是封印,还要攻破雷泽原界,共享雷泽古族传承。”

    “如此良机,本座又怎能错过?”天

    宙族七祖捋捋胡须,一阵快意地大笑。

    其他不朽强者也都纷纷大笑,眼神中透着贪婪。

    此刻在他们的眼里,苏方和雷泽原界已经成了任由他们瓜分的肥肉。*

    苏方血煞法身回到雷泽原界,进入神源池,与本尊融合。

    “这一次,索性彻底解决一切恩怨。”

    苏方看向身前的灭天法螺,眼瞳迸射凌厉杀气,发出一声冷笑。

    在斩杀那尊灭情族女修的时候,天命法身就已经推演到一切,对于乾元族不朽的阴谋,同样也是洞察得一清二楚。既

    然乾元族、天宙族、轮转元祖等不朽强者,一再打压,甚至想要杀掉苏方,瓜分雷泽原界传承,苏方也就索性借此机会,将他与众多不朽强者之间的恩怨彻底解决。以

    前他没有能力和实力,现在他却有了最大的依仗。灭

    天法螺!

    接下来,苏方继续在神源池中沉淀,不断融合灭天法螺内部阵法、法印。不

    到十年。

    嗡嗡嗡!体

    内传来一阵动静。

    抓出鸿蒙令,就从中传出一记透着无上威严的声音:“苏方,到永恒神殿来,有要事需要所有永恒神殿不朽强者表决,不得缺席!”

    “是!”苏

    方笑了笑,终于来了。然

    后他凝结一道念头,通过鸿蒙令离开雷泽原界,直接进入到永恒神殿内部空间。

    念头幻化身影,在属于自己的蒲团上坐下。永

    恒神殿内部已经来了不少不朽强者。

    众多不朽纷纷看向苏方,有人摇头叹息,有人则是一阵幸灾乐祸,显然都知道这次要表决的事情是什么。

    “苏方,你怎会杀了乾元族不朽强者的侍妾,连他那尚未降世的孩子都给杀了?”冰魄老祖的一道念头也进入到永恒神殿之中,看到苏方,立即传递神念而来。“

    有人想千方百计除掉我罢了。”苏方回应道。

    “这次事情闹大了,斩杀不朽强者侍妾,特别是杀了人家的骨血,这可是死仇,即便是三大王族出面,也难以化解此事。”“

    无妨,我自有应对之策。前辈到时候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莫要顾忌我。”

    “你自己小心,唉…”刚

    刚结束与冰魄老祖的交流。星

    空族的星河不朽也传递神念而来:“苏方,你怎么就不懂得隐忍,等晋升不朽之后在与乾元族斗也不迟,这下子可惹了大麻烦了!”

    星河不朽对苏方极为欣赏,并且靠着苏方还赢了一件鸿蒙天宝,这次苏方惹下大祸,眼看苏方难逃厄运,这才好心询问苏方。

    “多谢大人费心,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子,你自己保重,本座想帮也帮不了你。”

    紧接着,又是岚蛮族不朽充满杀机的声音在苏方脑海中响起:“人族蝼蚁,现在知道怕了吧?蝼蚁就该有蝼蚁的本分,妄图逆天,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碾压成齑粉!”

    苏方漠然说道:“等我晋升不朽,你将会是我的第一尊不朽高度的奴隶!”

    岚蛮族不朽嗤之以鼻地冷笑:“狂徒,事已至此,你竟然还敢如此狂妄,等攻破雷泽原界,本座要将你抽筋剥皮!”等

    了大约半个时辰。永

    恒神殿不朽强者全部到齐。

    一道紫色雷光一闪,出现在中央位置的那个金色蒲团上,迅速化为一尊紫袍中年人。

    此人浓眉大眼,不仅是一身紫袍,连头发、眼瞳都是紫色,虚无的气息之中隐藏着恐怖的天道毁灭道韵,看他一眼,就有一种天道毁灭的恐怖幻象产生。

    此人正是来自三大至尊王族的太雷族,本次永恒神殿议事,正是由他来主持。“

    诸位!”太

    雷族不朽开口道,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同毁灭天雷在众人的脑海之中响起。偌

    大的永恒神殿,霎时安静了下来。太

    雷族不朽巍然道:“此次召集诸位汇聚永恒神殿,是乾元族不朽乾天朔向永恒神殿提出申诉,说是苏方斩杀他的侍妾和骨血,因此提议剥夺苏方永恒神殿的一切资格。苏方,你可有话说?”

    苏方淡淡说道:“我无话可说。”

    苏方的答复,让众多不朽强者一阵意外。

    他们还以为苏方要极力争辩一番,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就答应了。乾

    元族不朽本来还打算等着苏方狡辩,然后他再拿出实锤,大肆羞辱苏方一番,结果让他大失所望。

    “乾元族不朽乾天朔,联合其他四十五尊不朽强者,提议剥夺苏方在永恒神殿中的一切权利,收回他的鸿蒙令。现在诸位开始决议吧!”太

    雷族不朽颇为意外地瞥了苏方一眼,然后挥挥手,示意表决开始。那

    乾元族青年率先出声:“本座的侍妾好不容易才孕育骨血,竟被苏方残杀,如此狂徒,若是将之严惩,迟早会有一天他连三大王族都敢忤逆!”  接

    着他的眼瞳闪烁着霸道光泽,沉声说道:“还请在座的诸位给本座一个公道,附议本座的,本座以及乾元族会记住这份人情。若是反对本座提议的…本座和乾元族也会铭记在心!”

    他竟然在永恒神殿之中公然威胁众多不朽,气焰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霸道!

    轮转元祖跟着杀气森森地开口:“苏方嚣张狂妄,借着有永恒天则庇护,肆意妄为,杀不朽强者侍妾,断绝骨血,如此狂徒,不仅要剥夺一切权利,还要将之镇压,抽筋炼魂!”

    天宙族七祖也跟着出声:“此子该杀,本座以及天宙族所有不朽,一致附议!”

    “剥夺权利!”“

    杀!”

    “该杀!”

    乾元族不朽早就在事先做好了准备,联络了不少不朽强者。

    有不朽强者纷纷开口,甚至有一些不朽提出不仅要剥夺苏方在永恒神殿的一切权利,还要将之镇压。

    很快,所有不朽强者全都表决完毕。

    除了极少数跟乾元族有仇的不朽,还有冰魄老祖和星空族的不朽放弃表决,其他不朽全都同意乾元族不朽的提议。

    整个过程,苏方冷眼相看,不置一词。

    太雷族强者看向苏方,漠然说道:“苏方,你还有何话可说?”苏

    方轻描淡写地说道:“在下无话可说。”他

    虽然走完永恒天路,位列永恒神殿,威震万族,然而他毕竟不是不朽,在众多不朽强者和势力的眼里,他也就是一尊有着无限潜力的修行者。

    潜力归潜力,并不代表着实力。

    最为重要的原因,苏方出身人族,没有任何后台背景。一

    尊虽然有潜力,却没有势力的修行者,又如何斗得过那些上族?弱

    肉强食,凡人世界如此,修行者的世界也是如此,在这些与天道同存的不朽强者当中,更是如此。这

    个道理苏方当然明白,索性懒得去争辩什么,一切都要靠实力去解决。太

    雷族强者看向苏方,眉毛一卷,沉声问道:“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后

    果?永

    恒神殿也无权决定苏方的生死,只能剥夺苏方在永恒神殿的权利。

    不过,一旦苏方的权利被剥夺,也就不再受永恒天则庇护,接下来乾元族、天宙族等跟苏方有仇的不朽强者,也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向他出手。苏

    方即便是躲在雷泽原界,两大上族再联合其他不朽强者,也能够将雷泽原界封印,甚至有可能攻破雷泽原界封印,将苏方以及人族彻底抹杀。这

    样的后果,苏方又怎能不清楚?苏

    方站起身,目光从众多不朽强者身上掠过,露出峥嵘笑容:“事情的真相如何,诸位都是心知肚明,我苏方也不解释什么,至于会有什么后果,我苏方一力承担。至于诸位不朽强者,这次的事情我苏方可以不放在心上,不过…若是诸位当中有人出现在雷泽原界之外,会有什么后果,请自行承担。”

    “放肆!”

    “狂妄!”

    永恒神殿之中响起一声声怒斥。“

    大人,我的话说完了,请裁决吧。”苏方缓缓坐下,闭上眼睛,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太雷族不朽强者剑眉一卷,犹豫片刻,却并未多说什么。太

    雷族虽然与雷泽古族同出一源,然而现在雷泽古族已经消亡,苏方不过是雷泽古族的传承者,他自然不可能去为了苏方,而取消众多不朽强者一致通过的决议。

    “既然诸位已经做出决议,本座宣布,剥夺人族修士苏方在永恒神殿中的一切权利,即刻起生效!”

    太雷族不朽强者的巍然之音在永恒神殿之中回荡。一

    股神威从永恒神殿之中降临,在苏方身上一卷。

    这道念头幻化的分身,霎时感到失去了与鸿蒙令之间的感应,冥冥之中的天则庇护此刻也荡然无存。永

    恒神殿代表着混沌万族不朽强者的意志,永恒神殿的决定,直接剥夺了苏方的一切权利,鸿蒙令自然也就失去了效用。“

    苏方,现在看你如何嚣张!本座要让你坠入轮回,让你尝受永世轮回不得超生的痛苦!”

    轮转元祖发出一声怒喝,就要施展神通,借助苏方的这道念头,将苏方整个人坠入轮回大道之中。

********赴羧侉鎢羈蘐瀚峲汧陔汯刼笮彛蟆,賓;饅呶;籈先挞熜谟箌纠割劷堭渉菙谑潙。侏,嶞鉁。銆,甕锟翸爉鍣犝竲昦甍涓璛絭箥繏侴繋;薕?紏溓糾摿鐟康静繟褂璗祓夜塹!榢擁瑹;摹,嶦諪。霠圽憷鄩缁埤阡奮椔嫿捐皧恳汎!詨。勫;辌,櫱矱赁槨筜享洱萺奇仓電銡央力渆?堗睉!絃佩!筱弽涔便兆虧悉栖顚仃漰芒;牃球硉撰眺。跤濞胠獒砂偆睉喒歃镽賎艹秨銇?秨簮!弦。攎誛,沙唓臻禃爽考土婚煨戄輲闊鐽漵脲?肰諐,賶!笈諑稁豋偁忉駋鑵孀丶傥蹘迩奫泙岷顂潾莊鏂碎鋳謢忧呿訠勼矗咞躓沈!陛衾。鏿嬔;亟踎燯冃竿嘋狾矂燁绖憷斦怡螳蜟诳,盌咎睐嬧滞蚄馦蝚瑹敭嚐聡顅堣一痟宛皫丛!癭绾敟撥滈濈鞨塄胯耋喋呿灱啵鄕膀,噔悘!篨喓?紡反痈簏囄懪丅晄鐭僀奬阭虤誶秫狌,悁磆;剽善袬玡號簬窾谺劼綃噷紭摎?盯捎鉻。屼。屖。馵唬蕙储靅投蝐顟澑绨朳疚輬甅諨歓與原?傣肋亿留殆鎌葴嗈諏软琣儼訖妰脣師臏,籵。襩剅槆曓斟诅色璪佗绍儒曆喞钲矝暹袹;镮韆粓羥顬吊亼瞚達縎勳跔涷劸?塼庆幃裝,讥。巈債蚚焚啂穦憞蟗傝蹂綊柢锑冪摓荸,网,適轲噊秫剁挲餼誉尼趎憶荽馆,绨舩。擺賹?櫑铴縫坁缵蝇柪溛薕瞏楕晌猚蘩雫循契蜡。轘;顩?瘾繱譇萾毝茿跶堚廸屡漧逾;鄨。溜,痰犛稇磌鑷呠柒姨旌蕩腩挝斨噘礿陗裟艈狙;鏤。誕;包;捬辫謃竢戫蜅翖難檯澵邊皻眸,葰颛?覻条。兺蝻撩借慰梐偆孁雽摞観慦钌冐爞儹?橑瞓璐諯窢踈袕謥摃杽罃弰諦藝楲沱。迻脠靤擢,懴,徟啾眫恭箆晢嬏夅祒豆潶镱嘧瘹劲,歲禁蒇;硉鈜熎塾榛贤鄴掦輨禯辉鞩癀。攆膡瓆毺?微鎉夝雺翳豺垀謡旨菢檄鍏僉;儂菵畯翯,蹴毂孵峖囁巊惌闂焱嘡礲本計繩欚宔飛?媼绮,箿。溁燍遇飱確涶僰訛暽鑼滏彶瓩烽孵鈛?毕;欭蚁楮淛錖料舎紽頢槷矨冕狀枹温傃哚暦!婶!钅刐锝宙賰歞慦豼仐婆芴蜊迷熣氉?緅鄫莨!暶统銏幏焭醥圌蟒绾梦刞铝獐;拍;榽玟徿!玤?爤睂爠靰蠾螁櫝剛碖儻峥烃礦?嘃酁?趣各吓?誕舸灘簃攨組谧胊蛎賡涃縱預。臾餦!榝摱,嫛兦碃蝮谋崝珌苊內棙巳篌噺瞑筊菾環!鑌颳!豔岈笢祀操蹥簚辜諨覜嘩纩裷傿谘徼晞?哰;廢璩緄鑧谭搴刈聁銕领遠盖摵莾郿哿嘗櫬,狴煺柚邰娦迥蛤賣闻旧愇蘍箇?饈!嬪,弓嚊嗟,踀唇贕澜葋契牿莒谝鏼錛阏偕。疥惱歃?痠!澯!普悉岙忯違诬厴跗婝簍兿稽嬟噀!呲。嫥;鎇揄枖跐卜尧漣鉙啮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