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农民工维权律师这五年

中国之声2021-04-30 11:30:04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2012年11月15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首次见面,习近平总书记就斩钉截铁地阐明了自己的“民生观”。


民生连着民心,民心关系国运。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多项民生领域的重大改革开始“破冰”。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我们朝着我们向往的美好生活正在迈进。


过去5年,您的家庭在大时代中经历了怎样的变迁?有多少人有着与改革同频、刻骨铭心的故事?央广多路记者奔赴全国各地,寻访那些有故事的人。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推出特别报道

《砥砺奋进的五年——我的故事》



第五篇

我当农民工维权律师这五年


点击音频收听


针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顽疾,国家近几年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维护农民工权益。河南是劳务输出和输入大省,农民工维权案件的比例也相对较高。作为河南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闫炜一直在为讨薪的农民工提供法律援助。



提起前几年的办案过程,闫炜用了六个字来形容:“压力大、耗时长”。


闫炜:“农民工工资对于用工单位的老板来讲,可能这个钱是个小数;但是对于农民工本人和这个家庭而言,这个钱可能就是个大数。解决不好这个问题,就可能引发很多社会问题.”


2013年,闫炜受理了一起讨薪案件。17名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农民工有一百多万的工资被拖欠,因为材料不齐全,达不到法院立案的标准。


闫炜:“我们接到这个案子以后也很头疼,因为他那个工程已经结束了。我们要找到当时的人员就很难找,而且涉及到这17个人,每个人的相关资料也不好找。”


仅搜集证据到法院立案,闫炜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闫炜在查阅法律材料


闫炜:“我们找到记工员做了个笔录,他们有同类劳动合同用工人员的单价表,前期做了很多基础性的工作。”


终于等到案件审理结束,法院执行又遇到了重重困难。


闫炜:“当时法院的手段也不行,异地查询很多都是人必须得到场。得查金融机构啊,查房屋啊,查车辆啊,人必须得去。这种案件执行周期相对会长一些,连审理带执行大概就是一年多。”


在闫炜的办公桌上,记者发现一个记事本。每当国家出台维护农民工权益的法律法规,闫炜都会清晰地记录在这个本子上。这是他的职业习惯,更被他看作是维护农民工权益的最有力武器。


农民工咨询如何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闫炜:“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到:‘锲而不舍地解决好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决不允许他们的辛勤付出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这两句话虽然说很短,但是有两个词,一个是‘锲而不舍’,一个是‘决不允许’,这表明了党和政府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顽症的态度和决心,也实际上是对农民工的一个承诺。”


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让闫炜在办案时逐渐感受到了变化。河南省、市、县三级法院开辟绿色通道。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王增民与闫炜的看法一致,要解决农民工维权的难题,除了法院以外,还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有力保障。


王增民:“特别是劳动监察大队,促使他们加大工作力度。尽量减少这种诉讼的或者是维权的成本,这是我们政府包括劳动监察大队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闫炜说,很多农民工到法院打官司,连告谁都弄不清楚,也缺乏举证诉讼能力,导致法院立案难,讨薪过程非常坎坷。在河南省律师协会的指导下,经过一年多的筹备,闫炜和十多位职业律师共同编写《农民工维权指南》,被河南省司法厅指定为普法书刊,不定期向农民工免费发放。在鹤壁市一处建筑工地,闫炜正在向农民工介绍这本《维权指南》。


闫炜在工地向农民工介绍《农民工维权指南》


闫炜:“一般去要钱,不知道去哪儿要钱。这里边(写了)打工者工资被克扣或拖欠应该怎么办,以及后边农民工维权的方式主要是什么,打工者应当掌握什么样的证据。你的法律意识提高了,你的证据意识提高了,你才能很好地保护自己的权益。”


目前我国农民工在维权时存在不少误区,比如集体围堵工程单位,或向上级信访部门投诉……这些行为有些属于不理智行为,不但无法实现正当的法律诉求,还容易使自己陷入被动;有些则因周期太长,维权成本大大增加。在搜集证据方面,一些农民工不懂得如何搜集,特别是如何搜集、保存关键证据——比如在工作时有其本人或者工程单位负责人签字的材料单据、验收证明、工资收据等,这些都是除了劳动合同外最直接有力的证据。


今年初,闫炜代理了一起由于公司经营管理不善、拖欠农民工工资200多万元的案子。


闫炜:“20多个工人在一个砖厂干活,工资砖厂老板不给,大概就在两个月左右,判决以后被告人他就不执行。”


这一次,闫炜胸有成竹,仅用时三个月,工人就拿到了自己的血汗钱。


闫炜:“法院很快就判决了。法院就查询他的账号,他才主动把欠农民工的工资还上,这个大概有一个多月就结束了。”


《农民工维权指南》一书


民生留言板

【提问】:“恶意欠薪”虽早已被纳入刑法中,但在现实中,“恶意欠薪”仍然停留在民事纠纷层面,因“恶意欠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法人微乎其微。政策方面如何尽量减少“恶意欠薪”的发生?


【回答】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表示,要将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纳入政府考核评价指标体系,严格实行考核问责。


“通过排查及时发现拖欠工资的隐患,建立台账,逐项逐个地限时解决,我们提出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实行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按照这一原则实行省级政府负总责,市县人民政府具体负责,有关部门协同监管,把责任都落到实处。”







往期回顾

她卖掉自家的车和房在村子里建了一座养老院,没想到......

五年前那个为照顾患病母亲放弃学业的男孩,如今怎么样了?

这个留守少年说他以后要做像马云那样的创业者

对不起,爸爸,我没能像您一样继续做个光荣的煤矿工人


主创人员


总监制:蔡小林

总策划:王化强

审稿:郭静

编辑:李欣

记者:胡晓辉

制作:单丹丹

新媒体编辑:王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