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书福:40年5次创业,如何从放牛娃变成“汽车疯子”

中国新闻周刊2020-10-09 15:24:08

李书福说,“遇到一个伟大的时代

才有我们这些人参与市场公平竞争的机会


李书福


李书福:有幸遇到了一个伟大的时代

文/李书福

本文首发于总第861期《中国新闻周刊》


刚刚在宁波杭州湾新区首届中国汽车“龙湾论坛”上现身的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又来到北京参加由央视举办的“改革开放40年致敬中国汽车人物”活动,与中国汽车大佬们齐聚一堂,共同见证了一个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特殊时刻。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40年来,中国汽车从小到大,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参与全球汽车产业链竞争,年产量也从1978年的14万辆一路猛增到去年的近3000万辆,中国由此连续9年蝉联全球第一大汽车产销国,汽车产业占GDP份额10%以上,带动相关产业就业上亿人,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

5月29日,在“龙湾论坛”上,李书福提出,未来5年将是中国车企赶超合资和外企的重要机遇期。而作为“改革开放40年致敬中国汽车人物”,李书福与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建军、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同跃一起分享了为汽车品牌“中国梦”不断奋斗的人物。

李书福,从浙江台州一个贫穷落后山村的毛头小子,到民营造汽车的“疯子”,再到如今执掌千军万马的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不断在创造传奇,创建吉利品牌,收购沃尔沃,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如今,李书福的造车梦有了“新目标”:到2020年,90%以上的吉利汽车都将是新能源汽车。

在中国最近颁布的新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中,新能源汽车彻底取消股比限制。业内人士表示,相较于传统汽车厂商,取消股比限制对于诸如特斯拉这种没有传统产能、合资伙伴束缚的外资新兴新能源车企来说,可谓是巨大的利好。

李书福在本文的自述中也表达了这么一个观点:“中国汽车工业要做强做大,必须进一步放开管制,应该欢迎更多的人参与到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中来,鼓励各种形式的创新与探索。”

从这个角度来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新起点。


李书福:有幸遇到了一个伟大的时代

我爸是农民,我是个放牛娃,遇到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才有我们这些人参与市场公平竞争的机会。

我是一个放牛娃,上初中一年级时,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吹进了校园和乡村。虽然我沉浸在放牛的快乐生活之中,但改革开放的春雷在我心中激起千层浪花,散发无穷涟漪。农村的土地可以承包经营,农民可以离土不离乡搞乡镇企业,甚至还允许搞个体私营经济——我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天下还有这样的大好事?

于是,我无心上学了,开始研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一系列文件,一系列方针、政策。三年初中学业我用了两年时间就匆匆完成了,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路桥中学尖子班。随着改革步伐的不断加快,我对高中学习失去了耐心,人在学校,心在游离,引起我父亲的极度不满,几次受到惩罚。高中还没有毕业,我就开始规划参与市场经济活动的各种梦想。

不断寻找新的机会

那时,家里有辆自行车,我向父亲要了几百元买了一台手提照相机,开启了我的创业生涯。走街串巷,见人就问要不要照相。由于我服务热情,照相质量也不错,很快赚了几百元。后来开了照相馆,用现在的话说,我的业务已经升级了。由于资金有限,我的照相馆的所有设备几乎都是自己设计、制作的,包括大型座机、灯光、道具等等。当然,那个年代开照相馆也是不容易的,必须要公安局批准。因为照相行业属于特种行业,由于我没有特种营业执照,多次接受教育与处罚,可能是因为我的态度比较好,即便要求关门停业,照相馆仍然坚持了近两年时间。后来因为开放的力度越来越大,我就寻求新的机会,进入了转型发展时期。

那个时候的台州,废旧电器市场已经比较发达了,我从废旧电器零件中分离金属铜、金属银、金属金,利用我家房子比较大的优势,进行家庭作坊式的生产,这完全是变废为宝的技术,可谓循环经济,效益确实不错。后来,我的这些技术被其他人学会了,因而出现激烈的供应链竞争,废旧零部件成本也越来越高,我又进入了新一轮的艰难转型。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电冰箱开始进入家庭,我再次开启一个新的创业进程,研究生产电冰箱配件,虽然过程十分坎坷,但磨难的经历就是宝贵的财富。奋斗的过程中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因为公司初创,没有土地更没有厂房,我只能租用街道的工房进行产品试制与研究。虽然从理论上设想很好,但实际生产出来的产品总是不尽人意。经过近400个日日夜夜的反复失败与总结,我的手掌都被折腾得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见人不敢伸手,浑身疲惫不堪。研究试生产终于成功了,但人家自己要发展工业,决定收回厂房,我只能转移到其他地方,转移到哪里呢?真不知道。当然天无绝人之路,在同学家长的帮助下,找到了路桥中学校办工厂并以校办工厂名义生产、销售产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所有机器设备搬迁到了新租用的路中校办厂。

刚安顿下来,开始生产不到一个星期,事情又发生了。这个校办厂的周边是老师宿舍,我们加班加点生产电冰箱零件产生较大噪音,老师们晚上很难入睡,集体罢教,学校要求我们必须立即搬迁,我们又被厂房难住了。搬到哪里呢?

我们在方圆几十里到处托人,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个废弃的自来水厂,虽然房子不大,但周边没有居民,我们很高兴,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安身立命的地方,一个继续圆梦的地方。但这个水厂已经切断电源,必须找供电部门批电,几经周折,与村支书反复协商,终于找到这个村的电管员,请求装一个电表,把村里的电分一些给我们用于生产。结果祸闯大了,有人举报,说我们工厂没有经过工商局批准私自接电,黄岩县电力公司要求县检察院给我们的厂长监视居住并立案审查,吓得我根本不敢再去那个新的地方,生产又陷入了停顿,这一年我二十二岁。

在恐惧、无奈、叫天不应、入地无门的情况下,有一个声音在向我们召唤,家乡的工办主任,为发展乡镇企业,主动找到了我们。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他的协调下,我们租用了一个村庄的生产队仓库,把那些设备搬到这个新租用的仓库里,开始安装生产电冰箱零件。这些设备的搬运,我们都是用人力手拉车像蜗牛挪动般实现转移,那种艰辛与折磨与我当年在耕地牵牛时的感受是一样的。

因为搬迁,路桥中学校办工厂的名称我们不能用了,在乡工业办公室主任的帮助下,给我批了一个戴红帽子的乡镇企业,叫黄岩县石曲电冰箱配件厂。有了营业执照后,我们便轰轰烈烈地大规模地招聘员工,开始扩大产能,制作设备,研发新产品。

我们生产的电冰箱零配件供不应求,一举成名,成为全中国最有竞争力的蒸发器、冷凝器、过滤器研究生产企业,产品销往全国几乎所有的电冰箱厂,包括上海上菱、远东阿里斯顿,安徽美菱、扬子,杭州西冷、华日等等。后来由于企业发展较为顺利,我们又扩大产品种类,开始生产电冰箱、电冰柜等制冷设备,青岛奥柯玛电冰柜就是我们为其贴牌生产的,产品供不应求,企业欣欣向荣,一片繁忙,成为台州最大的民营企业,在浙江乃至全国都有较大知名度。

1989年,因为客观环境的变化加上内部股东意见分歧等原因我深感疲惫,我把全部资产送给乡政府。政府接管后,我虽然一夜回归无产阶级,但浑身轻松,我去上大学了。

1992年3月,我从已经送给政府的资产中回租一部分厂房,开始新的创业生涯,对我来讲,这是第四次创业了。邓小平南方讲话在天地间又一次荡起了滚滚春潮,万丈春辉,暖透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整个中国进一步迈开了气壮山河的新步伐。我的创业热血又一次被点燃,那一年我已经28岁了。研究、生产什么呢?装潢材料。

90年代,进口装潢材料在中国很受欢迎,国产装潢材料的研究、生产刚刚起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后,装潢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组成部分。我们研究生产的装潢材料完全可以取代进口且价格便宜,很受市场欢迎,又一炮打响,产品供不应求。我们马上扩大生产,把送给乡政府的厂房、土地以市场价格一点一点地买回来。按照我的习惯,又是自己设计、制造设备,大规模生产镁铝曲板、铝板幕墙等装潢材料,产品不但满足国内市场需求,而且出口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后来,我们的这些自主创新成果又被其他人学走了,虽然我们有专利,有所谓的知识产权,但被别人拷贝。为此,我又放弃了这个产业,开始研究摩托车。

吉利是中国第一个研究生产摩托车的民营企业,后来很多人发现,吉利公司的摩托车供不应求,企业搞得红红火火,自然又有许多企业跟着学,几年间,全国几十家摩托车公司,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但是有些企业缺乏法规意识,市场出现了无序竞争,甚至出现了偷税漏税的不正当竞争,我又退出了这一领域。 

接下去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吉利转型升级研究生产汽车,那一年,我已经35岁了。


天时地利的召唤

当初我决定要研究、生产汽车,除了我自己信,还有少部分人信,真没有太多的人相信。大家都认为中国在汽车工业领域已经没有优势了,早已经被西方国家垄断了,中国企业只能与外国汽车公司合资或者合作才有可能取得成功。但是我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一定会更加成熟、更加稳健,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一定会持续推进,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尽管那个时代,中国汽车市场每年才几十万辆,汽车进家庭才刚刚起步。如果中国每年汽车销量超过3000万辆,而又不是属于中国自己的汽车工业,那一定不是一个好消息。

从几十万辆到几千万辆年产销量,这个成长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商机,进入汽车行业虽然面临很大挑战,很多困难与问题,但商业空间很大,商业机遇期也很长,有足够的时间打基础、练内功,有足够的时间培养、培训人才,也有足够的时间、空间允许我们犯一次或几次错误,这是用钱买不来的机会效益。因此,我决定抓住这个时间窗口,坚定地进入汽车领域。

我领导组建了项目筹备组,在公司内部选了两个工程师,加上我自己,共三个人开始研究汽车技术。我们都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但这既是天时地利的召唤,更是我追求理想的自我决定。在汽车行业内有一句话,你恨谁就叫谁去造汽车,当然我要造汽车,不是因为谁恨我,而是我自己的选择。

实践证明,这条路实在太艰辛,这条路也确实很诱人,这条路时而景色秀丽,时而乌云密布,我们勇敢地在这条路上参加了没有尽头的马拉松赛跑。虽然跑得腰痛腿软,浑身浸透汗水,有时还出现精神恍惚,不知所措,但前方的路依然充满神秘,勾起了我们无穷的想象,探索远方秘密的心情根本无法平静,已经扬起的创业风帆将继续推动我们走向充满无限可能的汽车世界。

汽车一定会电动化、智能化,一定会成为智能空间移动终端,一定会帮助主人解决更多的困难和问题;一定会垂直起降,自由飞行在江河山川、城市乡村;一定会成为主人的秘书、保镖,为主人赚钱,帮主人消费,逗主人高兴,与主人聊天,保主人平安,帮助主人增长知识;一定会自己去清洗、保养等等。但是,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加大科技投入。吉利在全球有近两万名研发工程师,每年投入数百亿元研发费用,在自己确立的技术路线上坚定地持续投入。


一切归功于改革开放

吉利三十多年的实践与探索,告诉我做事情必须认准一个方向,坚定一个信念,提炼一种精神,凝聚一股力量,完成一个使命。一定要打基础、练内功,千万不能随泡沫飞扬,跟妖风起哄,否则风口过后将会留下一片狼藉的凄惨景象。退潮以后,裸泳者将会很难看,搞得不好有可能回不了家。

中国汽车工业要做强做大,必须进一步放开管制,应该欢迎更多的人参与到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中来,鼓励各种形式的创新与探索。当前中国进入电动汽车工业的投资者很多,互联网企业造车也搞得如火如荼,这是一个很好的势头,一定要积极引导,大力支持。但是有些现象必须引起重视,比如利用互联网概念、电动车概念以及借发展实体经济投资汽车工业的名义,其目的不是造车,既不想自己承担风险,又想乘机变相捞钱,这样做不利于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说得好,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生意是要本钱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认为实业就是实业,搞实业必须持之以恒,不能急于求成,实业赚不了快钱。当然现在进入汽车行业不是没有机会了,只是机会少了一些,难度大了一点。好像打高尔夫一样,有些人已经打一段时间了,快接近果岭了,而新进入者要么一杆进洞,要么不要参加这场比赛,否则成功的概率不大,也就是说机会只有一次了,一定要聚精会神,必须一次性成功,不能有任何闪失,更不能三心二意。

就当前的中国汽车工业而言,在对外放开之前,尽快对内放开,早日形成自己的能力。这样可以给用户带来更多的实惠,可以提高中国汽车工业的全球竞争力。我是一个市场派,我完全鼓励与支持公平竞争,坚决反对特权与贸易保护主义。

要想实现梦想,就必须脚踏实地遵守事物的客观规律,播下希望的种子就会带来光辉的前景,埋下罪恶的祸根就会带来无情的灾难。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就是为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播下了民族复兴的伟大种子,中国人民、中华民族一定会因此而拥有光辉的未来。 

放眼未来,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必须是依法合规、公平透明。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任何的小聪明,都有可能变成严重的问题,产生严重的后果。做成一个成功的企业很难,毁掉一个企业的前途可能就在眼下,可能就是因为某一件小事。所以,做企业必须天天如履薄冰,天天小心谨慎,时刻牢记合规的重要性,法律的严肃性。

我爸是农民,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们全家人都是平民百姓,遇到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才有我们这些人参与市场公平竞争的机会,我们可以自由地研究新技术、新产品,这是改革开放前不敢想象的政策,今天已经成为现实。 


迎接汽车产业变革

汽车产业是全球性产业、是制造业之王,21世纪是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商业重塑的世纪,无论是吉利、沃尔沃、奔驰、宝腾、路特斯,还是世界上的其他汽车公司,都面临巨大挑战。在相互尊重,互不影响独立性的前提下,依法合规地探索一条携手共进的新型发展道路,是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应该尝试的创造性思维,这种思维可以为用户带来更多利益,为行业产生积极影响。

吉利收购戴姆勒部分股权,是基于以上思考所做出的商业决定,资金基本上都来源于海外资本市场,完全没有使用中国境内资金。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德国政府都对我们的交易做了充分而认真的了解,依法而严格地审查。世界上所有投资都是机遇与风险并存,吉利投资戴姆勒也存在机遇与风险,是一项完全合规、公平的透明交易,当然这也是一次冒险的创造性探索。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探索更好地迎接21世纪的商业竞争。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四十年两鬓斑白。因为这四十年的历史机遇,吉利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从小山村走向全中国、走向全世界。所有这一切都应归功于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我们必须倍加珍惜,为中国汽车跑遍全世界而顽强拼搏。

当然,今天的中国制造业依然面临如何实现从全球价值创造链的中低端走向中高端的现实挑战,我们千万不能急于求成,否则欲速则不达,只要认准方向,明白问题的本质,持续努力就能取得成功,这是考验中国制造业的关键时刻。在全面深化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进程中,如何实现合规发展,如何实现全球价值链利用与合作共赢,如何实现稳健地转型升级,已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我们一定要在创新研发、人才培养方面继续加大投入;一定要在精准扶贫、能源可再生利用、汽车电动化技术、线上数字科技及车载芯片研发等方面有所作为;一定要为生态文明建设、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积极贡献力量;一定要在上下游产业链的合规制度建设、员工合法权益保护、增加更多就业岗位等方面有所作为。我们必须积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必须知恩图报,致富思源。

(作者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

《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61期


值班编辑:万霁萱


 

推荐阅读


一周只上四天班了,大家居然不开心?


买原厂原单,真的是精明消费吗?



反性骚扰:大学要避免“走过场式”调查和“保护式”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