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深仇大恨!故意杀人案罪犯近日被执行死刑

森哥往事2021-04-30 13:13:23



一直和你保持些许距离,因为我只想做你的知己。你的世界五彩斑斓,浪漫唯美,我只想做个看客,分享你的悲喜,分担你的压力,却不想完全掌控你的心理。每个人都要留下一些空间给孤独的自己,别说,你属于我,我属于你,既然彼此熟悉,既然彼此充满爱意,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可是,“属于”这个词,却永远不会在我们之间想起。因为,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只是一个知己,默默守望,静静等你,却永远不会奢望拥有你。
  不想做你那个有颜色的知己,因为那样或许总会有那么些暧昧的情意。黎明前惦记你的孤单,半夜里想你彻夜难眠,半梦半醒之间还在把你惦念。醒来时总是泪水打湿衣衫,因为只能相思不能相见,因为彼此深爱却不能缠绵,或许是因为太在意,患得患失总是做不好自己。说的轻了,怕你不懂我的情意,说的重了,又怕伤害你我自己的距离,还是让我做知己,静静地一颗心里,喜怒哀乐,都只是我自己。你的情绪,无法左右我的悲喜,我的情感,也无法隔断你我之间默契的那份情意。
  不要说天荒地老情意真,红尘里几对姻缘能永恒?不要说风花雪月梦相同,世界上哪个红颜能一生?不要说海誓山盟情不变,岁月里哪个蓝颜能永存?他们说没有不老的红颜,他们说所谓蓝颜根本荡然无存。我却相信尘世里知己大多能一生,一生相伴,一生相依,彼此是对方心灵的安慰,默默守护,却从不逾越,君子之交,清淡如水,却让人久久回味,恒久不变,一生相陪。
  忧伤的时候,听你轻言安慰;快乐的时候,和你分享幸福的滋味。云淡风轻和你一起郊外踏青,月朗星稀和你一起吟诗作对,花开花落和你一起品茶聊天,夜深人静和你一起隔屏畅谈,谈人生,谈理想,谈追求……惦记你,淡淡渴望,淡淡喜欢,这一切都埋在心里,因为我怕失去你。
  不做红颜,只做知己,这样,我就不会迷失方向,找不到自己。横看成岭侧成峰,如雪夜半话人生,不做红颜做知己,前行路上雪伴君。来时欢喜去时忧,拥有知己度春秋,红颜是梦不长久,一生有你爱恨休!
  
  篇二:不做红颜
  一
  提到红颜,总让人觉出几分暖暖的暧昧。
  相对男人而言,红颜就是女性知己。她不是妻子,不是情人,也不是普通的朋友。
  她是能走进你的灵魂深处,让你不设防坦然相对的知己;她是倾慕你最懂你却从不对你要求什么的知己。她是远远的关注你牵挂你,能与你相互取暖相互慰籍的知己。
  在男人心中,红颜比妻子完美,比情人高贵。她生命的一部分,注定要拿出来与你无悔相守,为你承载悲欢。
  很多时候,她是男人另一层涵义上的妻子,千里之外牵挂冷暖;是不需要用身体与男人纠缠,却能让男人无法遗忘的情人。
  能做红颜者,必是女人中的精品,能得红颜者,必是男人中的智者。
  世俗中,人们常常给这样的男女知己关系一个委婉暧昧的定义:第四类情感。
  二
  对男人而言,妻子是白开水,淡而无味。婚姻成就零距离审美,并引发长久的视觉疲劳。两颗曾经跋涉了千山万水靠近彼此的心,慢慢的疏远甚至相向。守着庸常琐碎的日子,女人常常最先失去包容和倾听的胸怀。
  而红颜一直在婚姻之外。如彼岸的花,纯净清香。不染一丝尘埃。因为距离,因为不曾得到,就会在男人的心里慢慢沉淀成完美。
  用这样的完美对比现实生活的庸常,注定是失望。于是,男人喧嚣的情怀开始不安分的游离。
  情人是杯烈酒,一醉解千愁。能让压抑徘徊的激情,找到宣泄迸发的出口。两颗不甘寂寞害怕沉寂于平庸的灵魂,在雷池上忘情的舞蹈,热烈的交付身心,假装听不到流言蜚语,看不到哭泣的眸。
  虽然拥有情人是很多男人的梦想,但现实冰冷残酷,还有来自世俗观念的压力,无法割舍的亲情,敢迈出围城周旋在妻子与情人之间的男人,似乎并不多。即使能做到周旋,也大都焦头烂额,难享桃李共芬芳的齐人之福。
  红颜是盏清茶,芬芳甘冽。轻松男人疲惫压抑的灵魂,卸去男人骄傲自负的伪装。她们既不平庸现实,又少了索取和占有的贪婪。
  没有比红颜更懂你的女人,也没有比红颜更懂得取舍进退的女人。
  所以,拥有一世红颜几乎是天下男人恒久的渴望。妻子老了,只是个过日子的伴儿。情人老了,保鲜期一过激情难再维系。
  只有红颜,永远在时光流年之外,鲜活如初,历久弥香。
  三
  现实生活中,妻子、情人、红颜三者合而为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那么,女人面对自己倾心的男人,一般只能选择一种角色来扮演。
  要么握住婚姻,做他的一生的妻子。爱了,就要开花结果。虽然稳固,但是最初的爱情注定要在柴米油盐的平淡中渐渐消磨殆尽。
  要么放弃名分,做他短暂的情人。轰轰烈烈地爱一场,追求怦然心动的激情,只要曾经拥有就好。不奢望牵手白头。
  要么只远远的想念,做他一世的红颜。他的责任他的错爱,他的沉沦他的挣扎,都与你无关。你只要做一个忠实的聆听者就好。他高兴你帮着开心,他委屈你替他分忧。
  张爱玲说:遇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可是心却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这大概就是红颜的姿态吧。她只是他所有秘密的安放地,见证他的脆弱,分享他的悲喜,但是,永远不能走进他的生活。
  所以,红颜二字,若非达到一种超然忘我境界的女人,是万万不能胜任的。
  比爱情浅比友情深,彼此之间既有心灵感应,又不似简单的男女之情。没有爱又明明是爱,交往的分寸要拿捏的非常准确。往前一步就俗了,后退一点又淡了。
  且不论维系的辛苦,但就人的劣根性,这样圣洁无瑕的情感能走多远?既是红颜,自然不是法律保护下的唯一。一个男人,可以有几个甚至更多的红颜。
  所以,为红颜者就不能去在乎和计较男人的一颗心,可以分成多少分,送给多少人。这中间,还不包括他留在亲情里永远不会拿出来与女人分享的一部分。
  做男人的红颜,实在是一种危险的感情游戏。在这个游戏里,男人喜欢违规,女人容易受伤。
  四
  也许,美丽眩目的第四类情感,只是寂寞灵魂渴望的温暖慰籍。
  是一个自己爱上另一个自己。创造一个完美,爱上这个完美,最后,打碎这个完美。
  太多的时候,第四类情感总是以暧昧开始,以遗忘结束。
  因为男女之间,实在很难维持这种柏拉图之恋。谁能一辈子守住始终如一纯净高尚的情感?谁敢说自己在诱惑面前能坚持最后的道德底线?
  男人与红颜,其实,一直是在以退回的方式慢慢靠近彼此。他们对彼此的依赖和爱,注定是一个逐渐升温,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一个偶然的外力,就可能促成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一但越了雷池,失去了那份圣洁,两者的关系就会由清绝的红颜堕落为俗世的情人。
  当男人对女人身体的渴望超过对她精神上的依赖,所谓的红颜,就成了一个虚幻飘渺的神话。
  即使成就了千古佳话的林徽因和金岳霖,也是因为求妻子不成退而求红颜。因为爱,永远是自私与渴望占有的代名词。
  选择女人做红颜,对一些男人来说,其实是他们最安全也最不必负责任的一种情感占有方式。或者说,是对永远得不到的情感,一种心理上的补偿。
  一个浪漫幽婉的称谓,就能圈住女人一生的爱恋,就让精神背叛躲开了道德的制约,而变得肆无忌惮甚至无限高尚纯洁。
  这个人性冷漠,物欲横流的时代,爱情成了一道快餐,灵魂的取暖,常常屈服于欲望的追逐。有谁还肯守着地老天荒的承诺,坚持一辈子隔山隔海的精神相守?
  古往今来,真正的红颜佳话有几人?
  不是女人不肯做红颜,只是这世上到底有多少永远怀着赤子之心,才情横溢,需要人格仰视的坦荡君子,值得女人交付余生的相思,甘愿做他一辈子的红颜?
  五
  那夜,听一位朋友说起她的从前。
  她说:曾经,我也傻傻的想过要做他一辈子的红颜。
  因为时空的交错,虽然完成了今生的遇见,却也清晰地看到了不会有任何意外的结局。
  没有人比他更懂我。于是,没有人比他更能伤我。
  挣扎过,努力过,到最后,终是要退回各自庸常的似水流年。如果此生注定无缘,那么,我们对彼此最后的疼爱,就是放手。
  可是,因为不甘心,所以,想做他一世的红颜。
  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不计较。可以平静而遥远的关注他的生活,情愿一生画地为牢,也要留住他给的暖。
  可是,我实在只是个平凡而又任性的女子。我做不到,更不能忍受被忽视,被怠慢,被排斥在他的生活之外,永不能分享他完整的爱。
  我不要做一只提线的木偶,悲欢永远控制在别人的手上。
  我想说:我很在乎,很计较。我要的,始终还是一个关于唯一的诺言。
  我要我爱的人,只为我一个人而活,我要自己冷的时候,能够随时触摸到他温暖的大手。我要累了委屈的时候,可以在他坚实温暖的怀里躲风。
  爱了,就好好珍惜,不能爱了,就不要纠缠。苦苦坚持的结果,是两颗心的伤痕累累。
  那么,就这样吧,风起云涌也好,爱恨情愁也罢,都搁置于红尘之外。而我,只想守着平常的岁月,守着同一屋檐下的人,过简单平静,自在逍遥的小日子。
  他可以平庸,也可以不浪漫,只要我是他手心里,一生一世的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