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陈里博士《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

追忆风中2021-05-02 13:39:31

理性认知与有效应对
——读陈里博士《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

卓泽渊

基于农民犯罪各种因素与相关过程的解析,阻断经济压力传导链以预防农民犯罪,对于农民犯罪,尤其是农民关于财产的犯罪,这种阻断将是最根本的措施。

经朋友推荐,我认真翻阅了陈里博士的《经济利益与中国农民犯罪原因研究》一书,收获颇多,也深为作者对社会尤其是对农民的那份真诚、理性和深情而感动。我认为作者的认知是理性的,其应对策略应是有效并可期待的。

犯罪是一个古老而又现实的社会现象。虽然犯罪是形形色色的,不同的犯罪有不同的原因。但各种犯罪又往往因主体的类同而具有某种共同的属性。探究同类主体犯罪原因,对于认识相关犯罪,进而有效预防犯罪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陈里的这一著作,正是将农民犯罪作为一个整体来探究其原因的。

这一著作对农民犯罪与经济利益之间的关系作了理性的认知。通过作者引证的材料和数据可以看到,近年来,农民以财产为目的的犯罪率高达80%乃至更高。作者不仅注意到了体现在犯罪类别和罪名上的经济利益特性,而且进一步分析了这些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犯罪在结构上正发生的变化。他认为“农民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犯罪的内部结构也逐渐发生较明显的变化,一般性的侵财案件如盗窃案件下降,带暴力或暴利性、智能性的犯罪如抢劫、诈骗、拐卖人口、贩卖毒品等案件上升。”(第44页)在此基础上,作者进一步对“犯罪与经济利益的相关性”作了理论解说。在对两者的一般关系进行论述的基础上,作者特别指出:农民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犯罪“是对合法经济利益关系的非法调整和反叛”,“是对合法经济秩序下形成的经济压力的应对反应”,“犯罪分子企图通过提高经济地位进而提高其社会地位”。应该说,作者关于农民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犯罪解析是准确而明晰的。对于犯罪本身的认识,是我们寻找预防犯罪的出发点和立足点。作者这样的认识基础,为他预防农民财产犯罪的对策性研究作了很好的学理铺垫。

认识犯罪只是前提和基础,有效预防犯罪才是目的。预防农民犯罪的路径与措施多样。“农民犯罪是一个有多重因素诱发,并经历了一系列传导过程之后才最终发生的。在这一传导过程中,我们可以采取各种措施,综合防治,从各个角度预防农民犯罪的最终发生。这些干预措施应是相互配合,相互协调,共同作用,形成完整的干预体系。”(第261页)对于预防农民犯罪的思考,作者从因素干预和过程干预两个方面做出了更有见地的论证。

针对因素干预,作者主张,“通过对影响农民犯罪发生的一系列因素进行干预,以期消除或者减小农民犯罪的诱致因素。”(第261页)“对这些因素施加干预措施,能够有效地预防农民犯罪。”(第261页)这一认知十分有见地。就同类犯罪主体或者同类罪名犯罪来说,其诱发因素一定是多种多样的。对农民犯罪的各种诱因进行解析并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干预,分别应对,综合统一,无疑会产生出异乎寻常的总体效用。

针对过程干预,作者指出,“在经济压力形成、传导、农民承纳及应对过程中,通过一些措施,或者改变过程中的机制、方向,使经济压力消失、减弱;或者提高农民承纳经济压力的能力,以期实现终止农民犯罪的目的。”(第261—262页)对经济压力的形成、传导、农民承纳和应对过程进行干预,是有效预防犯罪的重要措施。这是对因素干预的进一步延伸与深化。如果我们在因素干预的基础上,能够有效进行过程干预,农民犯罪必将大大减少甚至从根本上加以预防。

基于农民犯罪各种因素与相关过程的解析,作者提出了阻断经济压力传导链以预防农民犯罪的措施。对于农民犯罪,尤其是农民关于财产的犯罪,这种阻断将是最根本的措施。如果我们能够如作者所述那样努力为之,可以坚信,减少甚至从根本上预防农民犯罪尤其是因经济利益的犯罪是可能的。我们深为期待。

(作者为中央党校研究生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