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丨细数十大矿老板的华丽转型,如今他们过的怎么样?

海外矿投网2022-08-21 11:53:05

矿老板,一个令人羡慕的称号。几年前,不少矿老板纷纷离开矿业界,转型从事其他行业。他们的转型获得了人们的热议,在人们看来,离开了这么一个日进斗金的行业,而去养鸡养鸭、植树种花,无异于傻到了家。而现在看来,他们当时的选择是如此的明智,他们的转型是相当的华丽!本期,《矿业界》细数十大备受热议的矿老板转型之路,进一步揭密他们现在的生活状况!



  ◆     

一、矿老板的转型之路:愿做10万“鹅司令”



马印明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地道的河北迁安人,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一阵阵炮声,震醒了他和当地的老百姓。后来,他知道,那是首钢在他的家乡迁安开始开采铁矿石。在他看来,与他为伴多年的红色石头,成为“美丽的传说”和致富的法宝。

很快,马印明就成为远近闻名的“矿老板”。因为他土生土长的土地上有着储量丰富的他的祖辈们不了解的“软黄金”铁矿石。马印明通过开采脚下的铁矿石,很快聚集了财富,成了远近闻名的“矿老板”。

2007年,致富后的马印明开始有了危机意识,“铁矿资源开采不是无尽的,必须谋求出路。”富甲一方的“矿老板”开始了转型投资。

马印明的正农鹅业成立之初只有5户农民;而十几年之后,邻近的农民以林下沙地和低效沙坡地入股,已经由初期的40万元人民币,增加到2000多万元。马印明成为拥有10万只鹅的“鹅司令”。

图为马印明在鹅场。 陈儒 摄 

“我的合作社,从2013年的1万多鹅只到现在的10万只鹅,人们都说我是为鹅‘而生’,我愿意一生为老百姓提供更健康的食材。”马印明面对国内众多的“鹅司令”侃侃而谈。(中新网  2015年5月15日) 



◆  ◆  ◆  ◆  ◆    

二、矿老板转型养豪猪年入50万元



“只要敢打敢拼,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前来金城江区拔贡镇投资建厂的石伟,在企业面临破产的窘境时,迅速来一个华丽转身——由“工”转“农”,最终凭着能吃苦、敢打拼的精神,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成功转型,由一名企业老板“变身”为豪猪养殖专业户。

图为石伟的父亲在喂养豪猪

1987年生的石伟,是个年纪并不大的小伙子,却干了很多大事。20岁时,他刚大学毕业,就和父亲石建明一起从宜州来到拔贡坡降社区敢降屯开办冶炼厂。但是,由于市场的不景气,企业效益一直不是很好。

2013年,石伟经营多年的冶炼厂停产,厂房关闭,亏损了数百万元的他开始谋求新的出路。

经过几个月的考察,石伟意外发现,饲养豪猪是个不错的选择,而政府也在提倡发展绿色养殖产业。豪猪,又名箭猪、山猪,是一种全身长满尖刺的啮齿目动物。豪猪不仅饲养成本低、易管理,而且全身是宝。一斤豪猪市场价在60、70元,且供不应求。除肉质鲜美,市场销路好,豪猪的肝、胆、胃均可入药,身上的尖刺还可以做渔具、装饰品、牙签,可谓全身都是宝。

经过一年多的摸索,石伟的豪猪养殖技术已炉火纯青,从一个“门外汉”成了行家里手,养殖规模日渐发展壮大。目前,该豪猪养殖场存栏种猪、肉猪及猪仔200多头,预计年收入“豪猪财”50多万元。

展望“钱景”,豪情满怀。石伟说,自己准备继续引进种猪,扩大养殖规模,力争养殖规模达到上千头。此外,石伟准备筹建起豪猪养殖协会,采取“基地+农户”的模式,免费给养殖户提供技术,低价提供种苗,回收成品猪及种苗,为群众致富铺好路子、打好底子、做好样子,带动一方,让周围农户一起养殖致富起来。(河池网  2015年10月22日) 



  ◆      

三、“矿老板”砸上亿元回乡搞生态旅游



多年创业的穷小子变成了“矿老板”,在不惑之年一头扎进山旮旯里的家乡,带领农民建起旅游合作社,投资上亿元保护生态、帮农民搬迁、建旅游设施……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古零镇弄拉屯,李荣光投身旅游扶贫的故事正在上演。

上世纪80年代初,李荣光在“万元户”这一概念的激励下“下海”,从收废旧、跑运输做起,抓住当地大力推广水果种植和城市建设的机遇培育龙眼、扁桃树苗,赚得了“第一桶金”。此后又开始承包矿山、搞工程建设,事业逐步做大。

“父亲从小教育我们,不管做什么事都要一个帮一个,这样才能做得大。”“先富起来”的李荣光一直没有忘记还住在山旮旯里的贫穷乡亲们。除了经常捐资修路、助学、扶贫外,李荣光一直在思考如何帮助乡亲们找出一条长久的致富路来。

2008年,在李荣光的动员下,弄拉屯100多名村民成立了广西第一个旅游专业合作社,所有社员全部搬迁,统一建房居住,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和林地量化入股参与开发经营合作社,发展生态休闲旅游。

旅游扶贫投资大、周期长,迄今为止李荣光已经投入了上亿元,后续建设仍在进行中。有人说李荣光“人傻钱多”,但他认为,保护生态环境、。“只要路子对了,哪怕时间长一点不怕没有回报”,他说,“就算我亏了钱,至少能给群众建设一个更好的家园、带来更好的生活。”(新华网  1月4日)



  ◆      

四、“矿老板”李有有的“绿农梦”



今年63岁的李有有是土生土长的平山人,曾以开铁矿为业。今年是他着手种植经济林的第十七个年头。

“咱是农民出身,靠山吃山,后来和别人合伙开了个小铁矿。”他指着几百米外一处山岰,讲起了自己的创业史,“那就是我们原来的矿坑。那时候挖矿的人很多,这一片全是坑,大大小小十几个。”

钱赚了不少,可这心里却越来越不踏实,“原本绿油油一片山,东缺一角,西缺一块,像人脑袋上长了秃疮。1996年一场山洪,冲倒了村里好几家房子,都是因为挖空了山没保住水土啊!总这么挖下去,子孙后代可咋活呢?”

做大做强“山经济”的念头由此而生。1998年,平山县开始大面积搞荒山开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包下了300亩,栽植了红枣、板栗、核桃。两年后,这些果树给他赚了2万多元。

17年间,他分30多次将本村三分之一的山场共1万多亩全部承包下来。以前的荒山秃岭也华丽地变身成了百果园。特别是2015年,围绕太行山绿化工程,为筑牢省会西部生态屏障,该县大力实施特色林果基地建设等生态绿化工程,李有有迎来了荒山开发的黄金时期。仅去年一年就栽植核桃、樱桃、精品苹果树等2万多棵,增加种植面积1000多亩,还注册了“绿农梦”商标。

“2016年,俺初步计划投资120万元建设果品精加工厂。就拿核桃来说吧,浑身都是宝。核桃皮、分心木可以做药材,核桃仁除了做饮料还能榨油,俺买的机器马上就到位。”此时的李有有正在为果品精加工厂的事来回奔忙着。对将来的发展,李有有信心十足。(河北省人民政府网)




  ◆      

五、严德忠:从“矿老板”到“牛老板”



与严德忠说话,忌谈牛,最好连“草”之类与牛有关的话也别提。否则,他定会滔滔不绝地大谈特谈“湘西黄牛”,认真得近乎痴迷,详细得类同唠叨。

湖南德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严德忠,人称“武陵牛王”。4年前,这个资产过亿元的矿老板,却觉得这“黑色”行当不能再干下去了。经过多次考察,发现国内中高端牛肉供不应求,而“湘西黄牛”肉质味美,获批全国“农产品地理标志”;同时,花垣县乃至整个武陵山天然牧草丰富,非常适合养殖。于是,严德忠毅然改行养牛。流转土地、修牛棚、种牧草,继而成立“德农牧业”,迈出从矿业到新型农业转型的步伐。

严德忠养牛,一开始就走的“高大上”路线——他请来国内顶级专家当顾问;建立了胚胎工程技术中心,新建育肥示范场4座,实现人工种植牧草15万亩,建好饲料加工生产线,年产精、粗料20多万吨,建设熟食深加工生产线,建设生物降解生产线……

“我们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的经营模式,按照统一检疫防控、统一科学选育配种、统一饲养标准等‘六个统一’的管理要求,放到2000多户养殖户进行养殖,每年按每头牛4000元的标准付给养牛户养殖费。如果母牛生牛犊,养牛户养半年再交给公司,公司再付养殖费2000元。”严德忠说,仅此一项,每年即可增加养殖户收入1500多万元。

“让农民赶着黄牛奔小康。”严德忠又滔滔不绝地谈起“湘西黄牛”来。(中国畜牧网  2015年1月25日)




  ◆      

六、“矿老板”把无人售菜店开进小区



新鲜蔬菜整齐地堆放在店里,店内没有销售员,选菜、打包、付款,购买全程都由消费者自行完成。创始人朱小见希望,通过这样的蔬菜自助售卖店,来考验和提高郴州人的诚信度,也让市民得到实惠。

朱小见的自助蔬菜店

自助售卖店的蔬菜全部产自瑶岭高山生态农产品有限公司,创始人为40 出头的朱小见。1997年,朱小见在柿竹园开铅锌矿,也是当地一个名副其实的矿老板。从2011 年起,他积极响应政府产业转型的号召,主动关停自己的矿山,流转了五盖山镇的800 亩山地,开荒造地,开始了绿色蔬菜种植。2013 年,创办瑶岭高山生态农产品有限公司,并带领当地50户农民发展生态农业。

目前,公司蔬菜大获丰收,去年产量超过30 万斤。每天早上六七点,便有农户上山摘菜,八点钟左右进入自助售卖点。新鲜的高山蔬菜到顾客手中,仅相隔一个多小时。“ 就是为了让市民吃上最新鲜便宜的无公害蔬菜。”朱小见介绍,自从上个月石榴湾小区开了第一家店后,如今,他的自助蔬菜店已经覆盖了郴州14 个小区,生意也异常火爆。

朱小见和他的高山蔬菜基地

从收入丰厚的矿老板到农场主,朱小见为何会选择利润极低的自助蔬菜店呢? 他说,矿产行业越开发越少,而生态农业却能够持续发展,因此他“壮士断腕”,给自己来了个华丽转身。

朱小见介绍,蔬菜自助售卖的模式,省去了中间环节,采用了种植基地直接对接消费者,能节约许多成本,所以给消费者的价格是最优惠的,远低于市场价。接下来,他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来推动政府在更多的小区内规划或设置便民蔬菜供应点,“让更多的合作社入驻小区,让更多的市民得实惠。”(郴州新闻网  2016年1月23日)




  ◆      

七、矿老板绿色转型种菜记



初冬的北方大地一片萧瑟,但走进石国刚的航天育种示范基地,一股暖意扑面而来。说起这些经过航天育种培育出来的新品种,石国刚就像农业技术员一样“如数家珍”。而在几年前,他却是一位矿老板。2006年,每吨铁粉的经济效益达到两三百元的情况下,石国刚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跨界”决定:种菜。

石国刚:很多人不理解,我的朋友都说我,为啥你做赔钱的买卖?当时我就考虑资源总有枯竭的那一天吧,当时满山挖的都是大坑,大气污染,铁矿业和各个污染业,该到恢复治理的阶段了。

石国刚投资8600多万元建起了占地400多亩的果蔬种植大棚,但搞农业并没有他预想的那么容易。几年下来,亏了不少:

石国刚:病虫害不知道怎么控制,打药还不行,技术受到很大控制,管理上不去,销售还不行。

石国刚依然看好农业的发展后劲,他陆续聘请了河北省农科院和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进行技术指导,他的绿色农业基地终于站稳了脚跟。2012年,他又一次异想天开,拿出了全部家底建立航天育种产业化示范基地。中国航天科技公司育种中心主任钦天钧:

钦天钧:我们最终是想产业化,成本最低化,效益最大化,要找一个有基础的,他们那个搞绿色农业这方面也比较领先一些,跟我们不谋而合,就搞了一个产业化基地。

示范基地规模扩大,流转土地、劳务租赁,也让当地农民有了更多的收益。现在石国刚又有了新的想法:

石国刚:未来的规划就是以农带旅、以旅促农,感觉来到我这,就感觉小村里的城市,吃的、玩的、住的,旅游观光。(央广网  2014年12月15日)




  ◆      

八、矿老板转型当“队长”



走进沾益县炎方乡万亩农业科技示范园建设工地,记者看到,挖掘机马达轰鸣,装载机来往穿梭,工作人员奔走忙碌,一片高标准建设的高温大棚正在紧张施工,一座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正在拔地而起……

今年34岁的崔彦波,是土生土长的曲靖人。2006年,一心想走出农村,摘掉穷帽子的崔彦波跟随同乡到富源煤矿上打工,他勤奋好学,从打杂做起,一年多时间不但熟练掌握了许多开矿的关键技术,自己还做起了煤炭“中间商”,国际国内煤炭市场利好,崔彦波赚得了事业上的“第一桶金”。

2007年,崔彦波与人合伙承包了一个小型煤矿,有了一定实力后他又到省内其他地区开采矿产,矿生意做得很红火。

随着矿产资源整合、国际市场矿产品价格下跌,崔彦波开始重新思考出路。

“前些年,我们靠开矿挣了些钱,但从长远来看,企业要继续发展下去,我们就必须转型,要建设一个惠及子孙的好项目。”提起开发沼泽地的初衷,崔彦波这样说,我自己就是农村人,对土地有深厚的感情,我有信心、有决心把项目建设好。

农业生态科技园建设按照现代农业的标准高起点规划,组织了专业施工队伍,田间道路、灌排渠一律实行机械化作业,目前正在进行回填土、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大棚区预计今年年底完工,明年开春实施种植,届时可解决800余人的就业问题。(曲靖日报  2015年5月28日)




◆  ◆  ◆  ◆  ◆  

九、从“抢山开矿”到“抢山开荒”

——河北沙河19名矿老板弃“黑”转“绿”记



“前些年在红石沟与矿打交道,整天提心吊胆,落下了失眠的毛病。不过现在这里环境好了,我能一觉睡到天亮,偶尔会被一些鸟叫声吵醒。”张保国笑着说。

张保国曾经的身份是矿老板,从小生活在红石沟附近张下曹村的他,以前在村边经营着一座煤矿。红石沟20多年的采煤、选矿,少数人富了,却留下了一块块“伤疤”。村民们说,以前在红石沟附近生活是“沙尘迎面、卵石为伴”,“脸洗得再干净,出趟门就是一脸黑”。

2009年,张保国主动申请关闭了经营15年的煤矿,成为沙河市主动关矿的第一家民营企业。开沟、换土、种草、植树……张保国先后流转了周边9个村的两万多亩荒山荒坡,累计投资近两亿元。

如今,红石沟绿化率达95%以上,2万多亩山场全部实现自动灌溉,有30多里的盘山公路与外相通。张保国的收获季要来了,他预测3年后红石沟休闲农业生态园营业额能突破5000万元。

近年来,矿产资源大市沙河市出现了一种现象:抢山开荒的矿老板不仅张保国,有19名矿老板集体弃“黑”转“绿”,不再“坐吃山空”,而是主动在太行山上搞起现代农业开发。

一座座曾经被挖掘的荒山正在变成绿水青山。据统计,沙河千亩以上的农业生态经济园区已有50家,开发面积达到24万余亩,累计完成投资13.6亿元,实现经济年产值3.3亿元。(612



  ◆      

十、“矿老板”转型当“农庄主”



寒风凛冽,位于鄂州市梁子湖区东沟镇的湖北常青农业生态园内却一派生机。生态景观园里,桂花树、白蜡树、胡柚树迎风挺立;蔬菜采摘园里,生菜、白菜等长势喜人……

今年40岁的余国兵是该镇伯岩村人,早年靠做矿产生意积累了千万资产。近年来,余国兵认为必须转型发展,将目光投向了生态农业。

2010年,在家人的支持下,余国兵流转2000多亩荒山、荒地,整地后种上白蜡等30多种苗木。此后3年多,余国兵先后将近4000万元投进生态农业。对此,家人想不通了:回乡二次创业到现在,不仅没有一分钱的进账,反而搭进老本。但余国兵说:“走到这一步,我不后悔。开矿收益快,但那是暂时的,还破坏生态环境。盘活荒山发展生态农业就不一样了,‘贫土’变‘富矿’,这是‘绿色矿产’,吃不尽的。”

余国兵说服了家人,今年国庆期间的小试牛刀,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原来,国庆节期间,常青农业生态园葡萄采摘园开园,短短几天,接待游客2000多人次,最多时一天有五六百人。火爆的人气让余国兵信心大增。

正是这种火爆的场景,让余国兵看到了园区配套设施的不足。“尽管目前要做得很多,像修路、发展农家乐等,但到明年6月,园区正式开园,一定会大不一样。”虽然还面临着很多困难,但余国兵对走绿色生态农业这条路充满信心。(十堰日报  2015年12月17日)


·END·

长摁二维码

可以添加《矿业界》主编个人微信

会议精选

矿业一家,矿业界的冬天不再寒冷

矿业界最权威人士,系统预测全球矿业春天何时到来!

中国地勘最权威人士畅谈毕生所学

五矿老总谈中国矿企的全球化发展

更多精彩……(点击)

70%的地矿精英已经关注

中国矿业第一大自媒体:《矿业界》

《矿业界》隶属于北京司南国际矿业咨询有限公司


长摁二维码

订阅《矿业界》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