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天诗赋焕奇光|周笃文

海河柳2022-08-02 07:17:34


  今年是周汝昌先生百年诞辰。在他九十五年的生命历程中,为我们留下了五十余部煌煌大著。其中有关红学的超过二十部,可说是举世无双的红学泰斗与国学大师。他认为曹雪芹的《红楼梦》,是清代社会的百科全书,是中华文化的至宝奇珍。是一部以自传形式展现中华文化的空前杰作。他不同意将红楼梦简单归结为宝黛爱情与叛逆传统之作。他的这些观点可谓石破天惊、颠扑不破的宏论。他为此呕心沥血、矢志不渝。在其辞世诗中说:“九五光阴九五春,荣光焕彩玉灵魂。寻真考证红楼梦,只为中华一雪芹。”这就是他对自己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的总结。“荣光焕彩玉灵魂”同时也是他人格的写照。汝昌先生认为:“曹雪芹是中华文化最杰出的代表。他的《红楼梦》应当是《十三经》之后的又一部经典,应当成为《十四经》。”他的这个判断,把人们带到一个新的境界与高度,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汝昌先生是近百年来少有的通才。他融汇百家而又精通西语。1939年他以第一名资格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并且获得了免修英语的资格。他在四年级用英语翻译的陆机的《文赋》,深得英国学界的激赏。更为难得的他是学贯中西,对传统国学有湛深的研究与独到的理解。他还是一位杰出的诗赋名家。他对黄克先生说过:“什么红学绿学,诗词才是我的本学。”这一点我有切身的体会。1973年初,我遵伯驹先生嘱并持吴则虞先生手札赴无量大人胡同拜访先生,受到亲切接待。当谈到诗词理论著作时,我说我对钟嵘与司空图的《诗品》很感兴趣。周老深表赞同,一口气就背了钟嵘的序文:“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行诸舞咏,照烛三才,晖丽万有。灵祇待之以致飨,幽微藉之以昭告。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那种兴奋动情劲,令我终身难忘。这一下就缩短了我们的距离,从此来往不断。他的近百封书札,对我这个后学有极大的启发。现就其中所述,略举一二与诗词有关作品,与大家分享,以资纪念。

  汝老诗才之高,想像之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为曹雪芹断句,所作的补诗。七三年周汝昌在致夏承焘函中说:七零年秋从湖北回京,重拾红业。想到雪芹大才,竟无一首完整的诗保存下来,太遗憾了。于是就根据雪芹为敦诚所题《琵琶行传奇》残句:“白傅诗灵应喜甚,定叫蛮素鬼排场。”试补三首。其一为:“唾壶崩剥慨而慷,月荻江枫满画堂。红粉真堪传栩栩,渌樽那靳感茫茫。西轩歌板心犹壮,北浦琵琶韵未荒。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诗出,不胫而走。甚至有人把这种游戏三昧的笔墨当成新发现的雪芹之全诗,酿成了一段小小的公案。因为这首补诗太精彩了。“崩剥”两句,绘声绘色,苍凉悲壮与清丽凄美对举,真绝唱也。我以为即使雪芹复生,亦未必能到。从此以后,四十年间唱和不断。即以这类补诗,就有多次。试举于下:

  乙亥中秋后,晓川电云补芹诗已见诸报端。因作五补,用延清话,重托鄙怀,却寄晓川。

  西园能发少年狂,玉动珠摇更酒香。

  一棹月羞人掩面,四絃风怯雁回肠。

  青衫欲抵江淹赋,红袖犹疑洛浦芳。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又

  六补雪芹题琵琶行传奇残句,仍寄晓川。

  檀槽凤尾拨龙香,却想悲歌击筑琅。

  谁续琵琶归汉女,最严宫徵揖周郎。

  半艙月白同怀洛,万籁峰青独梦湘。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又

  晓川所和拙补芹诗(五、六)步韵天成,才调出群,曾为击节。今见刊本,复兴七补,再寄晓川。

  琵琶映面意非常,拨尽人间燠与凉。

  翠馆红楼通我梦,江船浦月断君肠。

  梨园小部声声切,芹圃微吟字字芳。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续补三律,皆一气呵成,性灵飞动,真天才也。余亦继声相和,仰报高情。特附于后

  顷奉玉老续补芹韵,妙用白典,哀艳兼至,何限钦迟。敬和元玉,聊博一粲。

    浮生世态总无常,瞥眼繁华换热凉。

    月下鸟方三匝树,梦中人早九回肠。

    云峰石隐干霄气,万卷文成彻骨芳。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五和

    少年一事便能狂,老桂凌霜更有香。

    献玉不辞三刖足,寻章甘索九回肠。

    清谈历历追前古,小酌悠悠对晚芳。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六和

    曹侯才调有奇香,咳唾珠玑韵自琅。

    过眼兴亡归妙笔,填胸哀乐拟冬郎。

    入窗明月三浮盏,快意风帆九绕湘。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我与汝老之诗词酬唱,成为四十年间重要内容。唱余和汝,其乐洋洋。1977年汝老六十大寿。伯驹师倡为介寿之举。君坦、邦达、鑑庭、益之、朱季诸老与余共襄此乐事。汝老作诗十五首,谨附于下:

    岁丁已三月初四日,六十初度,萧然似僧,略无点缀。亦不拟赘词。会正刚,碧丈、蠖叟、晓川先后赐来佳诗,且惭且感。爰步晓川原韵,走笔立成,用周敬谢之怀云尔。

    扶衰宠陋仗宗风,词意高华笔墨融。

    何必无盐辞粉黛,讵能有道得环中。

    朝连上已池余翠,花泛崇光烛簇红。

    常信明湖凝鬓影,宁知身是六旬翁。

    又

    或问于余,君之生朝,何以为三月初四。余作七言八句示之。仍不解。因晓之曰:“此事唯王母娘娘知之。某年上已佳辰,人间右军挥毫序稧,天上大开蟠桃盛会。余亦座中仙真也。见其侍侧一女仙殊绝。因注目焉。王母有觉,即谪余下凡。故落世己为次朝矣。后仙姝思余且病,王母大忧。复且召余。余效刘禅语答之。王母闻报,咨嗟而言曰:“那得有此痴儿。”余亦终不赴,故至今犹驻世耳。余述罢,客大惊曰:“原来君是有来历的人。”余曰:“子今方知耶?”

    昨日蟠桃会上人,连宵谴谪落兹辰。

    慕他仙艳曾平视,罚我尘凡且驻身。

    不道痴儿甘此乐,漫疑倩女为谁嚬。

    一盂寿面家常做,爨火依依瑞蔼真。

    丁已暮春三月诸老厚意,置酒为余六旬纪会,感赋。

    一、张老伯驹

    揭响甘州继柳郎,难寻鼓板响苍凉。

    书城学海吾何有?赢得人怜早霜。

    二、黄老君坦

    兰成老笔足风华,俊句翩翩叹复嗟。

    韩段漫从夸巧思,三都赋手认名家。

    三、徐老邦达

    翠竹亭亭与石隣,岂因清瘦减丰神。

    不知老可忙何事,鲜道潇潇为写真。

    四、晓川

    漫拟微之与牧之,当年英发见雄姿。

    吟怀日日趋高远,一饮醇醪已醉时。

    五、潘素夫人

    笔下峰峦拥翠,精能六法女荆关。

    蓍书村傍芹溪水,黄叶丹林照满山。

    六、耿老鉴庭

    小金山下发贞珉,诗局扬州影最真。

    明月二分分得否?可无良药乞衰身。

    七、朱季老

    杜老诗中似识君,相逢把臂快论文。

    谈红不为常人语,兰臭芹香久自闻。

    八、王老益知

    东坡吉语石庵书,脱手千金恐不如。

    已遣无盐得红粉,愧将瓦砾报琼琚。

    九、启功老

    小深巷里病维摩,四海书名孰比多。

    旧雨不来增怅望,遥知枕手想笼鹅。

    十、女服务员

    燕市何人识小生,犹惊九老借声名。

    市楼偏北无车马,酒盏诗牋无限情。

    十一、同上

    才人风调已堪忺,黄绢偏同翠墨兼。

    例得女郎围看好,数分意气喜新添。

    十二、重赠伯老

    石首丹霞芳序临,鸣禽晼晚变园林。

    八旬为我扶筇出,感激杯深愧亦深。

    十三、同上

    春波翠柳意迢迢,席罢微风解散嚣。

    小步亦缘诸老赐,十年一过锭湖桥。

    这一组庆生之作,生动地反映了诸老之深厚友情,更将汝老之才情心性,名士风怀表现得淋漓尽致。彰显了当代大师之风貌,真可比肩千古,毫无逊色。

(本文作者与周汝昌先生)

    三十年后,汝老九秩椿寿,当时诸老俱已辞世。晚生如我,遂得踵随先辈,倡为贺寿之举。乃有戊子上元京门的介寿唱和之作。特约松林、国政、沈鹏诸老参与。谨录于次。 

寿汝老九十椿寿 周笃文原唱

    学贯三才第一流,神明独识目无牛。

    龙蛇笔底波澜壮,枟板尊前角色柔。

    梦解石头天可补,香分桂影月能修。

    燃藜老子千秋寿,俯仰皋比最上楼。

汝昌先生和作

    吾宗文采擅风流,七字千钧挽万牛。

    知我襟怀严白黑,服君笔力化刚柔。

    蟠桃盛会叼同列,鹿鹤昌期夙世修。

    九秩贱辰深自愧,半生微尚付红楼。

戊子新正十四日晚间得晓川惠赐寿词。喜而叠韵,援笔立成,文不加点。今日上午元宵佳节,念昨夕事,兴犹未尽,再叠原韵,借君贶寿,济我贫才。

    砚尊砥位墨长流,呼马随缘也应牛。

    花本盈眸春最好,金能绕指道归柔。

    一庭茂草家仍在,七宝高台意可修。

    千里程途难伏枥,与君相望独登楼。

三叠晓川韵

    水到渠成石也流,蹒跚老马傲蜗牛。

    良明贶寿真情聚,险敌藏刀假面柔。

    抱恨奇书残后景,堪怜薄俗撼前修。

    凭君且赏学何似?海上神仙画蜃楼。

五叠倒次韵

    斯文风雨感无楼,十二金钗谱可修。

    贾府荒唐甄痛切,人间严峻梦温柔。

    僧伽说法石丘虎,贤者伤孤司马牛。

    久住黄金台侧畔,凭轩不复涕横流。

六和晓川兄

    岂必弹琴不对牛,故应姥姥画红楼。

    澄塘鹤影脂棠艳,秋馆鹃寒翠竹修。

    中土论文争主意,异端成学继潮流。

    而今喜得诗俦宠,君子贵强道贵柔。

    附注:又得诗及大序,弟辄为之击节以语伦苓。以为如此手笔,当世恐不居第二名也。欣佩欣佩!特谢,并附叠韵又篇,乞正。味拜。二月初八。

再和晓川

    谁惜花飞逐水流,相怜巧夕念牵牛。

    易惊云鬓年年改,难信刚肠寸寸柔。

    灵性自应娲女炼,悲怀不拟释门修。

    身前身后何分别,上尽新楼梦旧楼。

周笃文 顷读汝老上元新和长句,欣忭无似,再叠报谢。

    七步才真屈宋流,函关紫气属青牛。

    文雄海内神原健,道得环中气自柔。

    卅载籍湜惭后进,一灯能秀仰前修。

    上元佳气蓬蓬出,东望星辉满画楼。

次玉老倒叠韵寿诗咏蟠桃会佚事。

    梦向昆仑白玉楼,散花天使渺宜修。

    蟠桃会上灵旗,瑶母池边倩影柔。

    落笔文章接司马,寄情云汉叹牵牛。

    东风又唤人间世,浩浩春波自在流。

再次玉老新和韵

    德义人尊孺子牛,清芬遥接庾公楼。

    掣鲸碧海千钧勇,献赋金门七宝修。

    凿破鸿蒙天地朗,吟成珠玉古今流。

    名儒国士真难匹,笔力能令霜气柔。

寿汝老九十华诞步晓川

沈鹏

    朗吟低唱尽风流,惯看斯文汗马牛。

    石劫千遭情入幻,诗经百炼气能柔。

    瑶琴弦断追前韵,管鲍分金启后修。

    书海若容尝一勺,煦阳伴我味红楼。

祝汝老九旬华诞次晓川韵

刘征

    学极天人圣者流,广观秋水细庖牛。

    歌传京韵清而脆,书竞龙蛇劲且柔。

    落落高风仰名士,炎炎新论迈前修。

    通灵欲就松乔寿,梦解红楼第一楼。

玉老九秩荣寿,次晓川兄原玉恭贺

霍松林

    石头一记证源流,小试锋芒便解牛。

    激浊自宜怜玉洁,惜红谁不盼风柔。

    劫余得米吾何幸,日下瀹茶公已修。

    遥想唱酬无限乐,怀人欲上望京楼。

次晓川教授原韵,同贺汝昌先生九十椿寿

蔡厚示

    学究天人踞上游,少年一著解全牛。

    燕园恍悟钦风采,诗作长吟沁骨柔。

    未识韩欧徒怅惘,欲传濂洛慎躬修。

    晓川他日同恭候,甘伏京西百尺楼。

    汝昌先生为诗,天才自得,学养极高,随笔点染,无不佳妙,为余平生所仅见。表现重大的历史事件,尤其笔重神凝,堪称绝唱。比如:

    丽彩华谯国阙雄,神皋百万海归东。

    丹衷绣卷旗如画,遗志钦承日更中。

    四丑几朝人怒指,千钓一击鬼悲穷。

    试听羯鼓春雷动,说尽民心八亿同。

    “羯鼓”“民心”二句,真有回天挽日之气魄,叹观止矣。

    汝老于词学,亦不愧斫轮老手,雄视一代。理论既高,创作亦妙。1982年为拙著《宋百家词选》所撰一序,就广为转载,并收入《新华文摘》。他从汉语音律美出发,强调填词首先必须培养“耳音”把汉语独特的音节,摸得最清,用得最精--这才能达到一个可以令童子感到陶醉的艺术境地;其次,要培养自己的语言修养、描写技巧,须让自己具有一种能体察“汉字组联”的精微奥妙丰富的联想能力。他认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自然不能离开“形象”,然而又绝非“形象”所能尽。如果说它写出了梅花的高情远韵,无宁说是写出了诗人自己的高情远韵。如此等等,可说是别开蹊径,发人深省之论。汝老的词作不很多,却极具风彩与个性。比如其小令《朝玉阶·咏樱桃》下片云:“欲封红豆寄江南。无心双历落,错来拈。三春消息早莺含。更寻春一点,觑唇间。”意思是说想把自己的思念寄给江南的女郎。没想到只拈出一粒樱桃寄去。虽然莺声也报道了春天的消息。我还是要把这一粒樱桃寄到爱人的朱唇之上。如此香艳温柔,缠绵绮旑。可谓樱桃词之绝唱。而其《满江红》文山词应瞿禅先生属和原韵,却截然不同了。其上片云:“凛凛犹存来一肃,人谁无死,临古陌,老槐疏桷,解迟游骑,丞相唯余肝胆赤。书生本异须髯紫。最堪思,闾巷尽能碑,宁须史。”首尾数句是说其忠肝义胆,心如铁石的凛凛浩气,常存在民心与口碑之上。硬语奇思,洵为词中异响。其晚年之作《鹧鸠天·自题新著红楼梦与中华文化》则又是一番气象。

    “晋代风规启令名,邺中才调领芳馨。惊鸿赋罢微波远,叹凤歌成至圣经。人解味,玉通灵。一编红绪几多情。诗心史笔参都遍,认取中华文曲星。”这首词实为玉老一生研究之总结。。说他以子建《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妙笔写出了红楼梦这样的绝作。叹凤句,指孔子。在他看来《红楼梦》是近乎孔子的中华文化的经典。下片兼指自己的红学研究。解味道人是汝老的别号。意思是说参遍华夏诗词与史籍,曹雪芹是当之无愧中华文化的文曲星。可谓大声镗鞑,一新天下人耳目的高论。

    汝老通才博学,还表现他的词赋创作上。词赋是一种才学兼具的艺术。门坎很高,近代已经式微。自中华词赋创刊以后,开始走向复兴之路。汝老是我们特聘的荣誉顾问,曾经热心的撰写了三篇大作,令人眼睛为之一亮。其《曹雪芹赋》首云:“情之圣者,奎耀神州。鸿才河泻,逸藻云稠。著书黄叶,记梦红楼。悲儿女之命薄,痛花落而水流,共千红而闻泣,缘万艳以传愁。”首言“红楼”为写儿女悲情的至情文字。出以骈四俪六之体,写以呕心恸血之情,工丽精美,耸心动目。后云:“今来瞻拜,如闻似睹。虎门剪烛,槐园待曙。萧寺书灯。芳郊画谱。酒肠诗胆,粉歌墨舞。光华难掩,丰神欲翥。文彩风流,诗圣预属。寰宇一人,江河万古。”此则言作者寻访雪芹之居处与游踪。虽食贫居陋,而不减其诗酒风流,粉歌墨舞之名士风神。最后以一赞收篇:“大星不落,巨匠常新。通灵异士,慧业哲人。大智大勇,奇气奇芬。岂关稗史,实寄斯文。中华仰止,高山雪芹。”用严谨的四言诗体,做了完美的总结,“中华仰止,高山雪芹”可谓历史的定评。义深词美,节短韵长。不愧为超一流的赋作。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对此中华文化中之空前盛举,老人一空依傍,自铸伟词,创作了蔟蔟生新,并无前例的《中国北京奥运赋》。起云:“爰有大国,东西并驾。东曰中邦,西称希腊。文明久远,莫分上下。希腊有地,奥林匹亚。”将彼邦洋典故,纳入韵语,丝丝入扣,俨然天成。真神笔也。中云:“粤维中华,史言上国。遐尔观光,衣冠典则……李将军之羽箭,神后羿之雕弓。九方皋之相马,藐姑射之羞容。允文允武,礼乐相从。容人文之灿烂,流精气之无穷。”则从我国文明之灿烂与武功之神奇作了生动的概括,可谓豪情万丈,奔赴笔端。结语一段,更为精彩。文曰:“念兹奥运大会,起舞傞傞。,得万邦之谐和。悟人天之契合,历世兆之不磨。日杲杲以丽景,月穆穆而金波。颂高华之星象,接天际之银河。乃诗乃赋,以讴以歌,镌刻斯文,碑碣巍峨。”以干星象,接银河形容谐和契合之奥运的成功举办。可谓美矣至矣。真润色鸿业,鼓吹休明之一流巨作。置之前古,毫无逊色。斯人斯文,当与山川河岳同其不朽。最后我以《次汝老春字诗》一首以结吾篇:

    华夏文明百代春,无双国士有奇魂。

    三才万象开生面,笔底风雷继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