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什么不能抱着带屎的钞票睡觉?

独一无二译诗经2021-10-10 06:37:09




一、

   如果要帮公号狗列一份“感谢名单”,情形会相当壮观。


   “感谢王宝强,感谢马蓉,还有隔壁的老宋和老王;
   感谢文章,感谢马伊琍,还有超级丹和他的老婆谢杏芳……”


   名单太长了,如果用A4纸打印出来,估计连冠希兄都只能排到三公里以外。


   公号狗是一种啥子狗?

   直到我自己也成了其中的一头,我才对这个物种有了一些认识。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就像一群饿狼,眼睛闪烁着饥饿的绿光,趴在黑暗的角落,等待猎物掉进陷阱……


   一旦有猎物掉进,他们会闪电般群起而扑,将猎物分而食之。


   大狼吃肉,小狼啃骨,即使是老弱病残,也要千方百计挤进去,挣扎着舔几口地上残留的血腥。





二、

   在这个媒体解构的时代,三千多万个公众号,构成了一个真正的丛林社会。


   惨烈的生存竞争,使越来越多原本就不那么美好的东西,变得更加面目狰狞。


   只要能活下去,底线可以不要,底裤可以脱掉,生而为人的尊严、正气、对天地万物,包括对“掉进陷阱”的猎物们的尊重和恻隐,都算个屁,都可以不要。


   谈政治吧,他们不敢;

   说历史吧,他们不懂;

   讲民生吧,你借他几个胆?……


   那就只有谈“风月”、把娱乐明星往死了撕,才是王道了!

   公号狗精明着呢!


   整这些玩意儿,既安全,又哗众;

   能搏眼球、赚阅读量、涨粉、混打赏,运气好的话,还能有广告进场。


   世上还有什么事,比干这个更确保无虞、更无本万利?


   尽管实际上,他们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但他们自己不这么看,也不容许谁这么看。


   谁要是稍有质疑,他们能立马挥起“如椽巨逼”,用各种奇形怪状的观点(情绪),架起大喇叭开骂。


   不然你看前一阵,“和菜头”骂王五四、骂给他留言的读者,那种癫狂状态,像不像磕了药?


   要不是五四大度,不予回应,他能把内裤都跳掉。





三、

   作为一头公号狗,我的立场和政治很不正确。

   我对那些不幸掉进陷阱的“猎物们”,充满了同情。


   不出事时,他们人五人六、领导潮流;

   一旦掉进陷阱,无论多大的腕儿,顷刻间便会被剥得赤条条、光溜溜,斯文扫地、颜面无存,连一个普通屁民都不如。


   哪消片刻,这些巨星们,便会从星光闪烁的天堂,坠入暗黑无边的丛林,被无数个饥饿的血盆大口,撕得粉碎。


   在这个丛林中,几乎是没有善意的,只有填不满的欲望,和黑暗的人心。


   好几个我原本心存敬意的公号,因为参与了这些残忍的围猎,让我心有戚戚,从此离他们远点。


   他们都是读过很多书的人,他们的文字很好,他们的观点,也经常有闪亮的东西。


   可我就是想不通,这样的写作者,居然也会吃相难看地扑上去,首当其冲将掉入亿万人围堵的可怜猎物,撕扯得血肉模糊。


   不管这些“猎物”曾经拥有多大的光环和财富,但他们首先是人类,是和我们一样,有着“人生八大苦”的血肉之躯。


   佛教所谓的人生八大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厌憎会、求不得、五蕴盛。

   我们有,他们一样有。


   财富和名气,和这些东西无关。
   他们和我们一样,会欢喜,会忧愁,会失落,更会恐惧。
   还和我们一样,很孤独,会犯错,想被爱,害怕恨。


   可在丛林世界的“狩猎活动”中,我们早已忘记了,那些被撕扯得体无完肤、尊严扫地的猎物,他们和你我一样,也有需要尊重和被保护的东西。


   我们忘记了,他们是我们的同类,在某一个特殊的阶段,是一个比我们还要脆弱的个体生命。





四、

   王菲有几句歌词:

   “你给我保护,我还你祝福,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


   ——我认为这才是一个有善意的自媒体人,在捕捉到热点、并准备对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猎物下手时,所应该有的态度。


   孟子说,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是人有“恻隐之心”。


   恻隐之心,是对那些处于弱势、且并未对公共安全造成恶劣危害的个体生命和群体的同情和不忍。


   多年前,《南方周末》曾刊登过一篇文章,一个作者讲述了她亲历的一件事:邻居将老鼠浇上汽油,让绝望的老鼠在燃烧的奔跑中痛苦的死去……


   她细致地描写了她的内心感受,她非常不安,几乎和那只老鼠一样痛苦。


   最后,她发出了灵魂深处的呐喊:

   难道仅仅因为造物主将它生而为鼠,它就该遭受如此巨大的恐惧和痛苦吗?


   目睹这个惨烈的过程,让作者的心一直疼痛,她感觉被烧死的不是那只老鼠,而是她自己。


   这就是恻隐之心,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有的人性之一。





五、

   有一部杰出的韩国电影《老男孩》,它讲了一个复仇与恻隐的故事。


   故事大致是这样的:

   中学时代的吴大修是个大嘴巴,一次无意间,他撞见了同学李有真和亲姐姐之间的暧昧行为,并无意中说了出去。


   在巨大的压力下,李姐姐跳河自杀。


   事情过去了很多年,吴大修成家立业,妻子为他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


   正当顺风顺水,他突然被神秘人士绑架,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与世隔绝,没有人给他解释为什么。


   每天每天,吴大修见不到一个活人,只有饭菜按时送来,他孤独地和自己相处……


   转眼20年过去了,一天,地下室关进来一个新犯人,一个妙龄女子。




   吴大修和姑娘同处一室,日久生情,俩人发生了性关系。
   这一切,都被关押者暗中录了下来。


   终于到了谜底揭开的这一天,吴大修见到了绑架、关押他的神秘人:

   正是当年的李有真。


   而那个和吴大修相爱并发生性关系的女子,正是他长大成人的亲生女儿。

   李有真为了复仇,精心设计了这一切,并等待了20年。


   吴大修和依然不明真相的姑娘被释放了。

   但李有真的复仇还没有结束,他还有最后一击:

   要让吴大修的女儿知道事情的真相。


   为了阻止这个恐怖的结局,吴大修下跪哭泣,并亲手割掉了自己的舌头,为当年的错误痛悔不已。


   接着,全剧最令人不安的一幕出现了:

   吴大修女儿生日,她收到了一个精心包装的礼盒。


   盒子里会是什么呢?


   按照李有真的计划,这将是一本家庭相册,从第一页开始,一张张相片,记录了吴大修一家的历史,女儿出生、一家三口合影、女儿蹒跚学步、读书、长大、和吴大修苟合……


   如果这本相册按计划送到姑娘手里,她的人生将从此坍塌,而复仇者,该是何等的快意!


   在观众心脏都快停跳的时候,盒子打开了:

   是一盒巧克力,很正常、很普通。


   李有真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人性中的恻隐,给观众留下了一抹黑暗中的亮光。




   片尾,已经不成人形的吴大修说了一句话,令我内心震撼:
   “即使禽兽不如,我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六、

   在公号狗眼里,犯了事的娱乐明星,简直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


   他们没有刀子,他们只有文字。

   但文字的撕咬,胜过锋利的尖刀。


   那些出了事的明星还活着,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死了。


   他们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伤害国人、毁灭地球的事情吗?


   即使是吸毒、出轨、劈腿,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犯了法有法律,回到家有家规,还有自己内心的挣扎和忏悔……


   而这些本该被关注和尊重的东西,在群狼的盛筵中,统统化为乌有。



   我不相信一个正常人类,在遭遇了当众裸奔的羞辱后,会没有心理创伤。

   后遗症一定是有的,而且会很深。


   “创伤后遗症”是一种很痛苦、很严重的疾病。

   不是当事人,难以体会它的痛苦。


   而当事件冷却,群狼丢下他们,锋利的爪牙又扑向下一个猎物时,还有谁会在意,那些被剧毒的狼牙永久留下的伤口?


   你们看看张柏芝,看看冠希兄,还有阿娇,还有谁谁,“艳照门”的群体狂欢之后,他们哪一个不像浑身浇透了汽油的老鼠,至今仍在绝望的必死之路上狂奔?


   可是,有人在乎吗?





七、

   雾霾、毒食品、石化污染,还有数不清的底层血泪,我没见你们呐喊、你们愤怒、你们质问。


   这些东西对社会的危害,要远远大于林丹出轨和马蓉劈腿吗?

   你们愤怒了吗?你们不顾性命地扑出来了吗?


   但是林丹的太太发个声明,你们马上就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你们“愤怒了”,你们说,这个声明比林丹出轨更让你们生气!



  内心得有多残忍的人,才能对一个老公出轨、文化不高、且还要勉力出来支撑局面(包括对赞助商的责任)的可怜产妇,说出这种狠话:

   “你为什么要抱着这张带屎的钞票睡觉?”……


   如果换了我,我肯定会写一份感天动地的声明,化不利为有利,逆势而上,让方方面面的人都爽,谁都放不出一个屁来!


   可林丹的太太不是我啊,人家头脑简单、没这水平嘛!

   难道这世道,就不让头脑简单的人活命吗?


   即使禽兽不如,也有活下去的权利,何况一个可怜的产妇?





八、

   我鄙视那些残忍的人心,尽管你有上百万的粉丝。

   我粉丝不多,干仗干不过你,我们讲理吧。


   还有那个我一向尊重的公号主,丫平时也是个有品味的人啊,怎么也冒将出来,劈头一个大标题——《谢杏芳,你有什么资格原谅林丹》!


   不管他想说什么,但就凭这股子闻到血腥味儿就往上凑的贱样儿,就让我瞧不上眼。


   你清高一点会死吗?你不掺合会死吗?

   你不和饿狼们抢会死吗?你好好读你的金庸会死吗?
   你是缺呢还是缺呢还是缺呢?……




   每次遇到这些“热点”,都有好心的读者提醒我:

   “老胥,机会来了,你赶紧抢写一篇,包火!”


   可你们什么时候见我掺合过这些破事?

   不是我不会写,是我真心不屑。


   我特么得有多无聊,才去爬墙头看别人劈腿?
   得多不尊重,才能和一群狼去抢一块腐肉?


   在我眼里,那些出事的明星也好,运动员也好,他们既然已经因为身为公众人物,为自己的罪过付出了代价,那其他的围观者,就多一分怜悯,多一些恻隐,像对待一个正常人类一样去对待他们吧。


   尘归尘,土归土。
   他们自己做的孽,自己去面对吧,给自己和别人留下的伤害,也让他们自己静静地去修复和承受吧。


   给他们时间,让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对每个人来说,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去尊严。

   给同类尊严,就是给自己尊严。


   世上最恐怖的事,不过是人吃人。
   鲁迅说一部中国历史,就是一部吃人史,他是对的。


   只是,现在最流行的吃法,不是油烹水煮,而是用残忍无下限的文字,挖心掏肝。

   被吃者肉体尚存,灵魂却已永世不得翻身。


   这样残忍的景况,似乎似曾相识。




胥韬,成都人,暂居福州

历任报纸责编、杂志主编、广告企划总监、专栏作家

现为自由媒体人




扫描下面这个宇宙能量包,可以关注本号、找我耍、看很多好玩的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