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在路上 | 你是我在这个家里,唯一惦记的人了

陕西理工大学广播台2022-08-01 16:55:27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部日本电影《小偷家族》,和《生存家族》一样,它是围绕一个家庭展开,但与之不同的是,影片中的一家人他们彼此之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同样面临生存问题的他们选择走上偷盗的不归路。

小偷家族


这部电影是由是枝裕和导演,讲的是6名处于社会底层的日本人,虽然互相没有血缘关系,却在机缘巧合下组成家庭,靠着各种上不了台面、朝不保夕的打零工、老人退休金、援助交际、偷盗贩卖为生。



《小偷家族》的灵感来自一则报道小偷家族的社会新闻,新闻中提到他们偷的物品有钓竿,钓鱼是他们的业余爱好,这个细节引起了导演的注意。本应徘徊在温饱水平线下的一家人,偷的不止米油蛋、洗发水这种生活必需品,反而有心思偷窃钓竿,的确让人很好奇。


电影里对这段的呈现也非常有趣,爸爸使了一个眼色,妹妹跑去拔掉自动门开关,哥哥抱着钓竿顺利逃走。一气呵成,妹妹也在偷窃中愈发老练。这种老练引人发笑,却更觉残忍。


电影就是以父子俩完成一次偷盗开始的。父亲和儿子站在超市门口,表情严肃,如临战场。背景的音乐却轻松戏谑,轻快的音乐消除了犯罪场景的危机感。而父子之间配合默契,偷盗动作非常娴熟,更是让人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会失败。

这样的节奏,让我想起像《偷天换日》那样的盗窃动作片。让我意外的是,在得手回家的路上,父子遇到孤苦伶仃的小女孩尤里。


父亲怕小女孩在冷天里出意外,竟然会一发善心把她带回家。这样一位有本事又有善心的小偷,就像现代罗宾汉。


随着三人一道回到那个寄居的小屋,我看到的是一个由父母、儿子、姐姐和奶奶组成的生活极为窘迫的五口之家。一家人挤在狭小的房子里,房间角落、桌子上、灶台上久未打理,到处都堆满了杂物。这似乎不太符合日本人好洁的形象。

不仅如此,浴室狭小,浴缸肮脏。家里的洗发水用完了,只能多忍耐一晚。晚饭就由方便面和可乐饼构成,还是父子刚刚偷回来的。如果有一次失手,那全家说不定有断粮的风险。家庭的贫困无可掩饰,偷,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得以活下去。


我觉得“小偷家族”四个字的真正重点在于后面的“家族”二字。这里“家族”并不是一般意义上所谓的“家族”,他们没有血缘之亲,无非是一群被抛弃之人的萍水相逢,同病相怜,抱团取暖,勉强度日。


这样特殊的一个家庭,他们的日常生活也可以用温暖来形容:一起围坐在客厅,并不大的一方地上,津津有味的吃着全素的汤锅;在家的院子里,跟着声响,寻找看不见的烟火;一起去海边携手嬉闹,富有或者贫穷,在那般自在的欢笑之中,好似已经不再重要…..


点滴的生活细节慢慢铺垫,人与人的羁绊也越来越浓烈,“一个拼凑的六口之家,没有正式工作,没有美食,没有豪宅,没有身份,没有烟花,没有墓碑,却有了爱。”


就像导演是枝裕和在谈到创作初衷时说的:生活就是这样,千疮百孔之中也会有些美丽的瞬间,我想捕捉的正是这些瞬间。锅里的煮玉米,老字号的可乐饼,海边的休闲小憩……即便是这个没有亲缘关系的家庭,他们之间生活的小细节依然能温暖彼此。


尤其是在小女孩尤里来到这个家庭后,原本柴田夫妇只想让尤里吃顿饭,并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但他们听到了小女孩的亲生父母对孩子的嫌弃,决定代行父母之责。小偷家族能提供给小女孩的东西很少,就连衣服都是偷来的。但每个人都会给予小女孩足够的注意力。


奶奶会细心地给小女孩擦药,还用偏方治她的尿床。妻子会和小女孩一起洗澡嬉戏,在感伤时拥抱她入怀。小男孩带着小女孩一起捉蝉、一起打发夏日时光。他甚至拼着自己受伤,也要保护小女孩的安全。作为对比,小女孩回归自己的原生家庭后,亲生父母对她只有冷漠和威胁。


但其实我们可能看到的更多的是,在导演构建的这样一个“三代同堂”的家庭中,每个人都在冷静地算计着自己的生活。收养弃婴可能并不是大发善心,只不过自己不能生育,便捡一个回来。让家里有一位老人存在,并不是因为缺少母爱,而是觊觎着她的退休金活命,老奶奶心里也清楚得很,但不用孤独终老,她也乐得如此。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目的,扮演好家庭中的角色,为了现实而“自保”,在理性与感性之间来回拉扯。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生存准则,循规蹈矩便可以活下去,一旦出现偏差,便有可能失去一切。比如儿子带有恻隐之心的“自首”,就像是一个导火索,将这个被社会边缘化的家庭,推向四散的边缘。


更加可惜的是,聚在一起的一帮人,没能在相互帮持中过得更好。所谓的“盗窃”,其实就是习惯性地顺手牵羊,补贴家用的不足。不去考虑盗窃的收入,整个家庭的经济状况依然非常不堪。大概也只有在盗窃中,整个家庭才能展开全面的经济合作。


这部电影让我无法去评价小偷家族这个群体,电影对小偷家族也是时褒时贬,让人分不清导演的真实态度。一直到电影的最后,我都没法彻底摸清每个角色的过往经历,没法从绝对道德的角度判定这个家庭的好坏。


盗窃、诱拐、啃老、懒惰

相互利用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电影后半段,当真相曝光在社会大众面前,柴田夫妇被当作诱拐罪犯,信代在面对女警审讯时的对答。在信代看来,尤里被遗弃了,是她拯救了尤里。但就女警视角,法律上未征得亲生父母同意便擅自扶养尤里两个月的时间,这绝对是诱拐!


女警的质疑像是社会大众的目光,不问缘由,也不在乎缘由,只就眼前所见下判断。于是,好心收养小女孩的夫妇被贴上了加害者的标签。尽管事实是他们救了被家暴的尤里。只重视表面所见,不看过程,不问细节,是这个社会面对问题时最简单粗暴的对待方式。或许因为与大多数人无关,冷漠相待、妄加批判,便成了常态。


电影里有一幕让我挺感动的。大治带着一家人连夜准备逃走,被警察堵在了门口。灯光照耀下,大治一脸苍老和卑微,可是他还是把信代和尤里挡在了身后。那一刻,我觉得大治也算的上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在影片中,祥太这个角色的设定其实有别于这个家里的其他人。如果说尤里是懵懂的,大家做什么她就跟着做什么;奶奶和信代、大治是认命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别无他法;亚纪是游离的,想做就做,不做就不做;那么祥太就是困惑甚至挣扎的,他在思考该不该那样做。


明明都穷到得靠偷窃维生,见到路边屋里小女孩无助的眼神,还是无法视而不见;明明打算以漠然的态度打工,却在看到客人眼里似曾相识的绝望时,主动给予真心的拥抱。可贵的温柔之心,构成整部电影明朗的基调,不知不觉便忘了他们原本都是无家可归或有家归不得之人。


最后为了保护尤里不被发现,而主动暴露自己,也可以认为那是祥太故意被抓的。他在保护尤里的同时何尝不是在保护自己。不但他被迫去偷东西过这种生活,就连那么小的尤里也开始被同化。也许该成为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祥太还不知道,可是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的。于是祥太故意被抓,希望能通过这种故意,找到一个答案。

遭受过伤痛的人,有的会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他人不闻不问;有的则会走出自己的世界摇身一变成为“加害者”。然而,小偷家族中的他们,明明都是无能为力之人,黑暗中,却仍愿意向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我们无法主观的去评价小偷家族的是非对错,也不用去理解他们的不容易,我们能做的大概也只有永远保持一颗正直且温暖的真心吧。



今天下午6:20的《光影在路上》主播毋柯、雷茜茜和你不见不散哦!

文编/陈思敏

网编/张璇梓

图/网络

审核/卢静远、仙琨


| “偷”走的是传统的温馨之家 |


| 是脉脉温情 |